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與母親的緣
與母親的緣

(一)心情的變奏



? ? 今天是星期天,當我還在宿舍大睡懶覺之際,突然聽見外面傳來一陣響亮的

歡呼聲。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我迷迷糊糊的睜開睡眼,也不由驚喜得歡呼起

來,原來太陽已經高高的升起了,整個宿舍都被燦爛的陽光撒滿了。



? ? 在連日的陰雨后,又能見到太陽了,真像過節一樣,整個身心都不由得為之

一振。怪不得會惹得大家連聲歡呼呢,我的睡意頓時全消,精神也為之一振。



? ? 今天真是個好日子。但我沒有想到的是,好運竟也會伴著好心情接踵而至。

先是在今天公布的本年度全市大學生軟件設計大賽獲獎名單中,我奪取了第一名。

其次是這消息迅速傳遍校園后不久,我竟意外的接到了美娜的電話,她約我晚上

一起出去吃飯給我慶祝。真是一順百順,我幸福的幾乎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 ? 在強手云集的大賽問鼎,已是我大學三年來苦苦奮斗的目標,而今又能贏得

美人心,我激動的心潮澎湃,久久難以平靜。



? ? 美娜是我們學校公認的校花,不但是天生麗質,而且出身名門,身邊的追求

者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可是她的眼光極高,能夠得到她的青睞,在眾多追求者

中脫穎而出,真比在軟件大賽上奪標還要難上十倍。我當然也是她眾多仰慕者之

一,盡管家室的貧寒和其貌不揚的外表,使我有些自慚形穢,但永不服輸的性格

卻使我沒有輕言失敗。



? ? 今天我終于成功了,怎能不令我欣喜若狂呢。



? ? 我一下子就成了引人矚目的明星人物。在宿舍里,同學們簇擁著我,紛紛要

我請客。我雖然囊中羞澀,但為了不丟面子,也只好硬著頭皮答應下來。



? ? 這時一個同學從外面進來,衝著我說道:“忠義,你快下去吧,外面有人找

你,好像是你阿媽。”



? ? 這消息就如同晴朗的天空突然被一片烏云遮住一樣,我的心情立刻陰沈起來,

暗暗的埋怨著阿媽早不來,晚不來,卻偏偏撿這個時侯出現。



? ? 總之,我的好心情一下都沒了,但阿媽既然來了,我又不能不見,只好滿臉

不高興的下了樓。



? ? ****************************************************************



? ? 在宿舍樓前的樹蔭下,我看見了阿媽。我已經有大半年沒有見過她了,因為

整個暑假我都沒有回過家。



? ? 阿媽還是那個老樣子,一身穿了不知多少年,略顯臃腫的深灰色粗布罩衣落

滿了灰塵,有些亂篷蓬的頭發挽了一個髻,肩上還挎著那個洗的發白的搭包。



? ? 阿媽也看到了我,喜悅的眼眸中閃著淚光,向著我快步走來。我唯恐被同學

們看到,連忙拉著她來到一個僻靜的地方。



? ? “鬧兒,你真讓阿媽想死了,讓我好好看看,是不是又長高了,鬧兒,你好

像瘦了,是不是念書太累了,還是這兒的飯菜不合口,鬧兒,也不要太用功了,

身子骨要緊……”



? ? 阿媽緊攥著我的手,生怕我會飛掉似的,無限慈愛的望著我,好像永遠也看

不夠,那愛嘮叨的習慣一如往昔。



? ? 我聽的有些不耐煩了,生硬的打斷了阿媽的話:“阿媽,拜托你以后再別叫

我的小名了,好嗎,難聽死了。不是給你說過不要來學校嗎,有事就托村里的人

捎個話就行了。”



? ? “家里沒事,一切都好。”



? ? “那你還大老遠跑來干啥?”



? ? “我想你嗎,想看看你,剛好隔壁你王叔進城送貨,我就搭他的車來了。”



? ? 真是沒事找事,我心里暗暗著埋怨阿媽,淨給我添亂。我一把抽出她緊握的

手,粗聲粗氣的說道:“阿媽,那你看完了,就快些回去吧。我現在很忙,抽不

出空兒來陪你。”



? ? 阿媽一點也沒在意我的無禮,又牽著我的手,柔聲說道:“我知道你忙,所

以能瞧瞧你就心滿意足了。你去忙你的去吧,我這就回去了,這是你最愛吃的米

餅,我剛做的,拿去給你的同學嘗嘗。”



? ? 阿媽說著就要從搭包里給我拿,卻被我攔住了。



? ? “不用拿了,我早就不愛吃了,現在誰還希罕這些。阿媽,你快回吧,我有

事就不送你了。”



? ? 在我的連聲催促下,阿媽極不情願的放開了我的手,但剛走了兩步又折了回

來,好像還有話忘了對我說。



? ? “瞧我這記性,光顧看你了,把這個都給忘了。”



? ? 阿媽伸手進衣服里,摸了半天,費力的從貼身的衣服里掏出一個用手帕包著

的小包,解開兩層手帕,拿出一叠錢塞到我手里,能明顯的感覺到那上面還有她

的體溫。



? ? “鬧兒,這五百塊錢你拿著用,是阿媽前一陣掙的錢,你現在用錢地方多,

不夠花就給我說。”



? ? 我當然知道阿媽賺著五百塊錢是多麼不容易,但我外表卻沒有流露出來,只

是點了點頭。阿媽三步一回頭的走了,走了老遠突然又回頭說了一句:“鬧兒,

春節你可一定要回來呀!”



? ? 我衝她揮了揮手,目送著阿媽的背影漸漸遠去。



? ? ****************************************************************



? ? 應該說阿媽的突然到來,讓我彷佛從天堂一下子又跌回到了人間,它提醒著

我,不論我怎樣的成功,我那背上的恥辱烙印依然無法洗淨,而這一切都是阿媽

造成的。



? ? 在距這個城市以南一百多公里的大青山中,有一個叫做丹陽的地方。那里雖

然山青水秀,但交通卻極為不便,因此非常的貧瘠。我就出生在那里,在那里渡

過了不堪回首的十七年。



? ? 由于實在太窮了,家鄉的人們紛紛到這個大城市里打工。這個城市里最低賤,

最粗重,最沒人願意干的活路都能看到我們丹陽人的身影。不止如此,就連街上

遊蕩的很多小偷、妓女、癮君子也都不乏我的老鄉。



? ? 正因為如此,這個城市的居民非常的看不起丹陽人,盡管他們一刻也離不了

我們。生活在這個城市,我總有一種低人一等的感覺,很怕讓人知道我也來自那

里,而被同學們瞧不起。但最令我感到恥辱的卻是因為阿媽。我從生下來就沒有

爸爸,這是因為我是阿媽被強暴后所生的野種,那年阿媽才十五歲。



? ? 阿媽的名字叫李玉蘭,在那天之前,她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村女孩子,雖然

日子很窮,但她依然生活的很快樂。



? ? 但在那一天放學回家的路上,她被一對凶殘的大手堵住嘴巴,拖進了樹林里,

並且粗暴的剝光了她單薄的衣褲,接著……



? ? 在那封閉落后的農村里,女人的貞好甚至比生命還要重要。



? ? 可以想像,這對阿媽的一家打擊有多大,年邁的外公和外婆因承受不了這樣

的打擊不久就先后過世了,只剩下舅舅照顧阿媽。從此也沒有人家願意討阿媽這

樣的女人做媳婦,阿媽只好獨自拉扯著我,在村人的白眼下苦度光陰。我自打懂

事起就處在著世俗的壓力之下,從沒有體會到童年應有的快樂。



? ? 沒有哪家的孩子願意和我玩耍,我卻總是遭到他們的奚落和羞辱,以及大人

們背后的指指點點。在這惡劣的環境中,使我也養成了冷漠、孤僻,永不服輸的

性格。



? ? 我幾乎痛恨所有的人,甚至是我的阿媽。我恨阿媽為什麼要生下我,讓我一

生下來就要承受這樣的磨難。



? ? 在家里,我很少和阿媽笑臉相對,甚至說話都很少,她為我做出的一切也都

被我認為是理所應當的。我發誓長大了一定要離開這個地方,一定要出人頭地,

一定要堂堂正正的做人。



? ? 十七歲那年,我終于實現了我的第一個誓言,在高考中我以優異的成績考入

了我現在就讀的這所著名大學,離開了讓我充滿噩夢的丹陽。



? ? 阿媽也因此揚眉吐氣了,她可以第一次挺起腰杆站在村人面前。當然她的負

擔就更重了,我那高昂的學費壓得她喘不過氣來。但阿媽沒有在我面前吐過半個

苦字。



? ? 這是因為無論多苦多累,只要我有出息,她的心里都是甜的。我是阿媽最大

的,也是唯一的驕傲,是她生命的全部。但那時的我並沒有意識到這些,我依然

心安理得的享受著阿媽的辛勤的付出,似乎這一切都是我應



? ? 得的,而阿媽則是在還債。



? ? 在這個城市里,我開始了新的人生,我努力嘗試著讓自己忘掉那屈辱的過去。

但我那羞恥的出身卻像個幽靈一樣,不知什麼時候就會跳出來,令我痛苦不堪。



? ? 正當我站在原地胡思亂想之際,一個清脆玲瓏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忠義,

你傻傻的站在這兒干嘛。”



? ? 我回頭一看,一個明眸皓齒,千嬌百媚的美少女站在我的身后,竟然是美娜。



? ? 我有些不知所措,慌亂中隨便吱唔著:“沒什麼,我……”



? ? “那個女的是誰,你的親戚?”



? ? 美娜望著阿媽遠去的身影,臉上露出明顯的鄙夷神情。



? ? 我臉一紅,生怕被美娜看出來,忙撒謊道:“她──她怎麼會是我的親戚呢,

她是我們家的保姆,進城賣東西順便來看看我。”



? ? 但我畢竟不善于撒謊,表情很不自然,此前我曾對美娜說自己住在丹陽縣城,

父母經營著好幾家工廠。因為美娜是最瞧不起鄉下人的,我害怕美娜知道了我的

家境后,會不再理睬我,只好違心欺騙她。



? ? 我不知道能瞞多久,但是虛榮心卻驅使著我硬著頭皮也要撐下去。



? ? “美娜,咱們別說她了,你怎麼會到這呢。”



? ? “我去系里辦些事,剛好路過這兒。哦,我該走了,不跟你說了,記住,晚

上七點,紫藤圓,不見不散。”



? ? 我興奮的點點頭,為了今晚美好的約會,我決定暫時忘掉一切的煩惱,去盡

情的品嘗著來之不易的成功。



? ? 整個下午我都是在難以言狀的興奮中熬過去的。還沒到七點,我就穿著一新,

手持鮮艷的玫瑰,興衝衝的來到紫藤圓。這是我們大學里最吸引人的所在,被學

生們稱做“愛情的角落”。



? ? 七點已經很快過了,可美娜卻遲遲未到。我焦急的等待著,不停的看著表。

一直等到七點半,美娜才姍姍而來。



? ? 我連忙迎了上去,滿臉笑容的把玫瑰獻了過去,激動的說話都有些結巴了:

“美娜,你,你來啦。”



? ? “真不好意思,忠義,我有點事耽擱了,你等急了吧。”



? ? “沒有,沒有,我怎麼會呢。美娜,你今天晚上真美。”



? ? “難到我平常不美嗎?”



? ? 美娜扭頭婉然一笑,那不經意間流露出萬種風情,看得我不禁失魂落魄,癡

癡的竟呆住了。



? ? 今晚美娜穿著一件淡黃色的緊身長裙,修長的身材更加顯得婷婷玉立,楚楚

動人。



? ? 我鼓起勇氣,牽住美娜的手。美娜沒有拒絕,反而更加偎緊了我。這是我第

一次牽女孩子的手,興奮之情難以言表,面紅耳赤,心跳的好厲害,不過幸好是

晚上,美娜應該沒有發覺。



? ? 我們來到一處四周鮮花盛開,非常幽靜的角落坐了下來。



? ? 美娜挨的我很近,一股淡淡的少女幽香沁入我的心脾,我覺得整個人都彷佛

都醉掉了。



? ? 扯了一陣閑話,卻突然都找不著話題了,我們都陷入了暫時的沈默。正當我

暗恨自己沒用,絞盡腦汁的想如何向美娜表白時,美娜微笑著在我耳邊低聲說道

:“忠義,你真的喜歡我嗎?”



? ? 真沒想到美娜會這樣直接,我有些措手不及,手心全是汗水,紅著臉結結巴

巴的說道:“喜歡,美娜,我真的,真的好喜歡你。”



? ? 但誰知接下來美娜的話語更加的大膽了:“忠義,你吻過女孩子嗎?”



? ? 美娜緊握著我的手,側過頭直直的望著我,水汪汪的大眼睛在黑夜里一閃一

閃的,分外的誘人。



? ? 此時的我反而羞的像個小姑娘,緊張的心似乎要立時蹦出來。我只覺得口干

舌燥,費了半天勁也沒擠出半個字來,只得用力的搖著頭。



? ? “看把你嚇的,”美娜噗哧一笑,“哪像個男子漢,你敢不敢吻我一下。”



? ? 此時我的大腦里已是空白一片了,幸福來臨的竟是如此之快,讓我感到難以

置信,我懷疑自己是否身處在夢中。



? ? 那紅嫩誘人的小嘴,就在我的眼前微微開啟著,充滿著誘惑。我費力的咽了

咽口水,鼓起勇氣吻了下去。



? ? 剛剛觸到美娜的櫻唇,還沒來的及品味那種觸電的感覺,我便被她摟住了脖

子,我們的嘴唇緊緊貼在一起了。



? ? 這就是我的初吻,我顯得苯拙極了,完全被動的被美娜的熱情包圍了。我不

敢看美娜的眼睛,身子僵直著,兩只手不知該放到那里。



? ? 美娜抱的我更緊了,幾乎是整個身子都倒在我的身上。胸前那對飽滿火燙的

乳房緊緊的頂在我的胸口,我的小弟弟已經硬得快要撐破褲襠了,在這樣下去,

我幾乎就要發瘋了。



? ? 過了一會,美娜柔聲說道:“忠義,我們換個地方,去我租的房子,呆會兒

好嗎。”



? ? 我呆呆的點點頭,此時的我已完全被美娜主宰了,她就是讓我上刀山,下火

海,我也會毫不猶豫的跳下去。



? ? 我們出了校門,不一會就來到了美娜租的房子。美娜拉著我的手,在床邊坐

下。美娜笑眯眯的看著我,問道:“忠義,我再問你一次,你是不是真心想跟我

好?”



? ? 我脹紅著臉,抓住她的手,連忙說道:“我可以向上天發誓,美娜,我是真

心愛你的,為了你,我願意做任何事。”



? ? “瞧你那傻樣,快松開,我的手都被你弄痛了。不過要我相信你,就要看你

今晚的表現了,你要聽話,記住了嗎?”



? ? 我用力的點點頭。美娜又開始和我接吻,我只是被動的迎合著。



? ? 她的手在我身上不住的撫摸著,慢慢的解開我的衣扣,脫去了我的上衣。



? ? “哇,真沒想到你的身體這麼棒,好結實呦!”



? ? 美娜不住贊嘆著,驚喜的撫摸著。我只是傻傻的笑了笑,仍一動不動的坐著。



? ? 突然我感到胸口一麻,好像有一股強勁的電流在體內穿過,原來是美娜正用

舌尖細細舔著我的乳頭。



? ? 還是童男的我怎經得起這樣的調逗,我呻吟了一聲,好像是在承受著世界上

最溫柔,卻又最慘酷的刑罰。胯間的話兒又高高的仰起頭來,下身火燒火燎的像

是趴在火山口上。



? ? 美娜仍不住的親吻著我的胸膛,還時不時微笑著瞟我一眼。她開始用小手揉

弄著我鼓脹的褲襠,並解著我的褲帶。伴著一聲驚呼,我感到下體一陣涼意掠過,

原來我的內褲已經被美娜脫了下來。



? ? “忠義,你的本錢也很不錯嗎。”



? ? 看著如此露骨挑逗的言語,從那紅艷性感的小嘴里隨意蹦出,我內心的衝動

越來越不可抑制。



? ? 美娜反而火上澆油似的握住我不住勃動的陰莖,珠玉般的小手上下飛舞的套

弄著。我再也無法忍耐了,那凝固了幾個世紀的岩漿此時終于攜著熱氣噴薄而出

了,白色的濃漿飛出老遠,有幾滴還飛到了美娜的臉上。



? ? “美娜,對不起,我,我──”



? ? 誰知美娜一點也沒生氣,輕笑一聲推開了我,伸手將粉臉上的精液擦去,還

含進嘴里吮吸。



? ? 我一絲不掛的站在她的面前,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真是難堪極了。但很快

我的目光便凝固住了,因為美娜正慢慢的脫著衣服,那動作是如此的優美,充滿

了媚惑。



? ? 隨著衣裙一件件的脫落,一個活生生的少女的雪白肉體有生第一次映入了我

的眼中,看得我眼冒金星,口舌僵硬,剛剛軟下的陰莖又迅速堅硬了。



? ? 美娜得意的笑著,來到我的面前,用雙臂嬌嗔地鉤住我的脖子,將一對渾圓

火熱的乳房貼在我的胸前,將我壓倒在床上。



? ? 她發瘋似的狂吻著我,堅挺的乳房在我的胸膛上磨來蹭去,在的我耳邊不住

發浪的說著:“忠義,親我,我要你用勁的親我,撫摸我。”



? ? 我那男子漢潛在的原始欲望終于爆發了,我猛的翻身將美娜壓在身下,像一

部發動的馬達似的轟鳴震蕩起來。



? ? 我如同沙漠里一個飢渴的路人,貪婪的親她,吻她,揉捏她的乳房,撫摸她

的身體。但我笨拙的又像個剛剛學步的嬰兒,一切都顯得那麼的幼稚可笑,我想

學著在A片中看到的那樣進入她的身體,卻總是不得其法。



? ? 美娜有些等不及了,她握住我的陰莖,對準她濕潤紅腫的肉縫,輕輕一送,

我的整根肉棍便全部插入了她已汁液泛濫的桃源洞。這感覺真的太美妙了,我的

陰莖被包裹在一個溫暖濕潤,細嫩幽緊的腔道里,我用盡全力衝刺著,就像往常

在球場上縱情馳騁一樣。



? ? 雖然這是我初嘗性愛,但隱約的感覺到美娜已不是處女。但這個念頭也只是

一掠而過,我很快就被巨浪般的快感吞沒了。但我真沒用,很快就交了貨。不過

美娜仍不停的調逗我,沒多久我又龍精虎猛了。



? ? 美娜在床上瘋極了,在她的指導下,我做愛的技巧越來越純熟,美娜被我干

的欲仙欲死,連呼過癮。



? ? 我們一直干到沒了力氣,才安靜下來。美娜心滿意足的偎在我的懷里,和我

說著話。



? ? “忠義,有時間你帶我去你家里玩好嗎?”



? ? 我當然不敢帶美娜回家了,只好隨便應付著,剛想把話題引開,只聽美娜又

說道:“你最好讓你父母小心你家那個保姆,我姨媽家以前也請過一個丹陽的保

姆,姨媽待她挺好的,可誰知那個保姆竟偷了家里很多錢和首飾跑掉了。要我說

這些丹陽人真沒幾個好東西。”



? ? 我臉一紅,只好說是,趕快將話題引開,生怕美娜再說出一些讓我無法面對

的言語。



? ? 說著說著,美娜漸漸睡著了。我望著沈睡中的她,心中百感交急,今天晚上

美好的心情早已不翼而飛了。



? ? 我真的好害怕失去美娜,我也不敢想像美娜知道了真相會怎樣。我的心里迷

茫一片,未來會怎樣,我不敢去想,甚至連明天都沒有勇氣去面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