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多面之家作者:catfeng(完)
多面之家作者:catfeng(完)

本帖最後由 07131002 於 編輯






(上)姐弟篇



? ?? ???「怎麼回事?」正在熟睡中的我忽然感覺到陰莖上傳來了一陣陣的麻癢,

耳邊也傳來了「滋滋」的聲音,還有一股酒氣。



我睜開了眼睛,天還沒有亮,房間裡很暗,從走廊傳來的微弱的燈光透過門

縫照在我的身上。一個人正趴在我的雙腿之間,在那裡「品嘗」我的陰莖,一雙

柔軟的手在我的睾丸上弄來弄去的。我挺起了身體,她還在那裡,隨著我的身體

移動也往前蹭了一下,我的手摸索到了她的乳房上,當手指摸到了左面乳頭下面

一個小小的突起的時候,我就知道了她是誰。



「姐姐,你怎麼回來了?」我問。



「鬼靈精,你怎麼知道是我?」姐姐吐出我的陰莖問。



「你的左面的奶頭下長了一個小疙瘩,我摸了無數次了,還不知道啊。」我

說。



「知道就好,我還不是想你才回來的。」姐姐說。



「你怎麼半夜回來啊,媽媽知道嗎?」我問。



「公司今天開酒會,才散不久,本來要回你姐夫那裡的,可是太晚了,路又

遠,我就跑回來了。」姐姐說著親了我的龜頭一下。



「媽媽知道嗎?」我問。



「我從後門進來的,一進來就直接奔你這裡來了,媽媽還不知道的。」姐姐

說。



「那就快休息吧,這麼晚了,還胡鬧。」我說。



「什麼?這麼絕情啊,人家可是想著你啊。」姐姐說完不由分說便吻住了我

的嘴,一嘴的酒氣。她緊緊的抱著我,溫暖而又豐滿的身體貼住了我的身體,我

本來正在休眠的陰莖在瞬間變清醒過來,頂在姐姐的臀上。



「你的身體出賣了你啊。」姐姐感覺到了我身體的變化,手伸到下面又捏住

了我的龜頭,手指在上面摩擦著。



我的手伸到了姐姐衣服中,摸到了她的乳房上,手指在她的乳頭上摩擦著,

就像她的手指摩擦我龜頭那樣。



姐姐躺在了床上,分開了雙腿,然後把我拉到她的身上,我摸索著將陰莖插

進了她的陰道中,開始了抽插……



我叫劉兵,今年二十一歲了,讀大學,學校離家很近,所以我成了大學中極

少有的走讀生。姐姐劉梅,已經工作了,比我大三歲,媽媽爸爸都是中學教師,

現在離婚了,具體什麼原因我也不清楚,只記得他們大吵一架後爸爸就搬出去住

了,媽媽抱著我大哭一場,幾天後就離婚了,家產一分為二,爸爸帶走了姐姐,

媽媽選擇了我。



爸爸媽媽還有姐姐長的都不錯,個子也高,但是只有我長相一般,個子也很

矮,媽媽同姐姐有一米六幾的個子,我都二十一了,才到媽媽的胸那裡,學校裡

的人都以為我是哪個老師的孩子呢。



姐姐同我的關系從小就很好,那時候家裡還是老房子,我同姐姐每天都睡在

一張床上,大家有說有笑的,因為當時年紀小,所以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直到

我上了高中那年。



一次在學校裡洗澡,同學們看到了我那粗大的陰莖都為之一驚,但是隨後看

到我那過長的包皮就開始嘲笑我了,說我發育的不正常。都高中了,龜頭還沒有

露出來,然後他們在我面前顯示他們那紅紅的龜頭在他們的嘲笑聲中我跑回了家

裡,到家後我趴在床上在那裡生悶氣,越想越不是滋味,自己個子矮,連陰莖都

要受人嘲笑。



「怎麼了?」姐姐回來後看我躺在床上,就問我。



「姐……」我想說,但是還是不好意思說,雖然我同姐姐的關系好,但是還

是有點不自然。



「怎麼了?跟姐還這樣不好意思?」姐姐問。



於是我吞吞吐吐的把事情說了出來。



「哈哈哈哈……」姐姐聽了後大笑,我被她笑的更不好意思了。



姐姐站了起來把門鎖上,然後走到我的面前,「你要是信姐的話就讓我來給

你看看。」



「哦?」我猶豫一下,最後還是在姐姐那關切的目光中把褲子拉了下來,粗

大的陰莖暴露在姐姐的目光之中。



「好大啊,沒想到比我男朋友的還大。」姐姐說。



「那要怎麼辦啊。」我說。



「別著急,姐姐給你看看。」她說完雙手扶著我的陰莖,左手輕輕的向下翻

著我的包皮,慢慢的,當我的龜頭露出的時候我感覺到了一陣陣的疼痛。



「好疼啊,姐姐。」我說。



「忍一下就好了。」姐姐說著把我推倒在床上,然後蹲在地下,雙手仍然慢

慢的翻著我的包皮,她的手用力的向下翻一下後又松開,讓我的包皮自動收回,

然後用更加用力的向下拉,就這樣反復的運動著。



「怎麼樣?還疼嗎?」姐姐一邊上下套弄著一邊問。



「不…。不疼了。」我說,確實是不像開始的時候那麼疼了,陰莖上傳來的

是特殊的感覺,在微微的疼痛中有一種壓迫感,讓我想要釋放一樣,同時還伴隨

著癢癢的感覺。



姐姐的手力度適中,十個指頭一起用上,四處撫摩,讓我分散了對包皮的注

意力,這樣在姐姐上下的套弄中,我的龜頭終於露出了一半,但是龜頭的一半卻

正是比較難弄的位置,我的疼痛又加劇了,包皮上面出現了血絲。



姐姐看著我痛苦的表情,猶豫片刻後她張開嘴將我露在外面的半個龜頭含了

進去,溫暖的感覺包圍著我的龜頭,我立時忘記了疼痛,姐姐溫暖的唇在我的龜

頭上吮吸著,還發出輕微的響聲,我的陰莖在她嘴唇的吮吸之下又變大了許多,

包皮上的血管也清晰的顯現出來。



姐姐的舌頭在我的龜頭上來回的滑動,她每舔一下我的尿眼我都感到無比的

刺激,仿佛她舔中了我的靈魂一樣。她的雙手並沒有因為口舌的加入停止動作,

還在繼續輕輕的上下套弄著。



我坐在那裡,感覺到四肢都沒有力氣了,我真想就這樣呆上一輩子,那舒服

的感覺是以前我從來沒有的,而姐姐也專著於吮吸我的龜頭,眼睛裡發出了貪婪

的目光。



一陣套弄之後,陰莖上傳來的快感已經升華了,我感覺到有東西要從陰莖裡

噴出來一樣。



「姐,我……」我還沒有說完,姐姐忽然猛的用力將我的包皮翻到了最大限

度,我只感覺陰莖上一痛,接著是如飛起來般的感覺,快感從陰莖蔓延到全身,

在我身體各條神經裡遊動。一股白色的液體從我的尿眼中飛出,姐姐用手護住了

面部,白色的液體噴在她的雙手上。



我無力的倒在了床上,陰莖上下的顫動著,還有一點液體從裡面流出,此時

整個龜頭已經完全的露了出來,包皮套在我龜頭的下面,皺皺的。



姐姐伸出舌頭舔了舔手背上我噴出的液體,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現在好了,快去廁所洗洗吧。」姐姐在我的陰莖上彈了一下說。



「哦。」我從床上爬了起來,然後穿上褲子向廁所跑去,到廁所我才發現,

在龜頭以下的部位粘了一層白白的東西,粘粘的,我用手搓了一下,還有些難聞

的味道,於是我放肆的沖洗了一番。



當天晚上我吃飯都感覺特別的香,雖然同姐姐還是一樣打鬧說笑,但是總有

種怪怪的感覺,吃完飯後我去上晚自習,在廁所內我向那些嘲笑我的家夥展示了

一下我重獲新生的陰莖,他們沒話說了。



上完自己回來休息,爸爸媽媽早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我還是同姐姐在一個

房間睡覺,不過媽媽給我們定了規定,要我們反方向睡覺,我的頭同姐姐的腳相

對,姐姐的頭同我的腳相對。



姐姐已經躺在那裡了,我也脫了衣服後躺了下來,手不自覺的摸著自己的陰

莖,大腦裡想的是姐姐今天給我套弄時的感覺,手開始上下的模仿姐姐的動作,

但是怎麼模仿還是不對,我看了看姐姐,她蓋著毛毯,身體上下的起伏,好象睡

的很香的樣子。



我輕輕的掀開姐姐的被子,然後手在她的腳心上輕輕的撓了幾下。



「呵呵,好癢。」姐姐笑了,原來她還沒有睡著。



「姐……」我招呼一聲。



「有事嗎?」姐姐打了一個呵欠問。



「能……能不能再給我弄一次。」我吞吞吐吐的說。



「可是可以,不過有個條件。」姐姐說。



「什麼條件你說吧。」我興奮的說。



「不要告訴媽媽,爸爸,還有就是你要幫我舔我那裡。」姐姐指著下體說。



「好好。」我點頭說。



姐姐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又躺了下來,她把手伸到被子裡,我立刻也鑽到

被子裡,向姐姐的頭那裡挪了挪身體,讓陰莖離姐姐更近。同時自己的也更加靠

近姐姐的下體。



姐姐的頭已經伸到了我的被子裡,她的手抓住了我的陰莖,靈巧的舌頭已經

開始在龜頭上運動起來,手指在我的睾丸四周輕輕的扣著。



我也學著姐姐的樣子把頭伸到姐姐的雙腿之間,一股特殊的味道飄到我的鼻

孔裡,是從姐姐的下體發出的,那是生理氣味同香皂的混合氣味。我用力的呼吸

了一下,然後手伸了過去。我摸到的是一堆毛茸茸,軟綿綿的東西,我的手指在

一叢體毛中尋找著,終於找到了一個入口,入口處濕濕的,滑滑的,還有兩條長

形的嫩肉,我的手指慢慢的從嫩肉中間伸了進去。



姐姐的身體抖了一下,同時她夾緊了雙腿,但是很快又松開了,而且比剛才

分得更開。我的手指摸到了一粒肉芽上,肉芽硬硬的,我又用手指捏了幾下,這

時候姐姐右腿碰了一下我的頭,我明白姐姐的意思,於是伸出舌頭在那個洞口附

近舔了起來。



姐姐的喉嚨裡發出了呻吟聲,嘴唇更是用力的吮吸著我的龜頭,而且還不時

的用牙齒刮著我陰莖的邊緣,這種感覺令我爽上了天,我更加賣力的吮吸著姐姐

的下體,我學姐姐的樣子,不只是吮吸,而且也用牙齒輕輕的叼住那兩條長形的

嫩肉。



我的手摟著姐姐的臀,手指從她的陰戶跑到了她的肛門上,指甲在她肛門的

褶皺上輕輕撓著。



「嗯……」姐姐用力的夾住了我的頭,我的整個嘴唇都覆蓋在姐姐的陰戶上

了,她的口也將我的陰莖盡力含入,才從包皮的包圍中解放出來的陰莖是很敏感

的,姐姐的舌頭在我龜頭下方的軟肉下舔來舔去,我感覺又要爆發了,於是想要

拉出陰莖,但是姐姐用力的抱著我的臀,不讓我從她口中逃走,我受不了了,精

液全部都噴到了姐姐的口中。



姐姐的陰道也開始蠕動起來,然後一股鹹鹹的,略帶有腥味的液體流到了我

的口中,既然姐姐把我的東西都吞下去了,我也不要客氣了,於是將姐姐陰道中

流出的液體喝了下去。



我們兩個抱在一起喘息著,姐姐親吻著我的陰莖,我則親吻著姐姐又白又光

滑的臀,我們誰也沒有說話,而是抱在一起享受著高潮後那舒服的疲勞。



膀胱裡那難受的滋味讓我從睡夢中醒了過來,我慢慢的坐了起來,發現陰莖

還在姐姐的手中握著,我慢慢的把陰莖拉了出來,然後穿上拖鞋到了廁所把膀胱

中的東西都清了出來,我松了一口氣,然後回自己房間,路過爸爸媽媽的房間的

時候聽見了裡面有聲音。



我從門縫向裡看,發現爸爸媽媽在做著剛才我同姐姐做的事情,只是他們做

的更是瘋狂,媽媽趴在爸爸腿間,用力的吮吸著爸爸的陰莖,口水從媽媽的嘴角

流了出來,流到爸爸的睾丸上,爸爸則捧著媽媽的屁股像吃西瓜一樣在媽媽的陰

部舔著,還發出了聲音。



媽媽轉過身來,坐在爸爸身上,手扶在爸爸的陰莖,對準自己的陰道坐了下

去,然後雙手按在爸爸胸上上下運動起來,一雙碩大的乳房上下的晃動著。



看到這畫面,我的陰莖立刻又蘇醒了,脹大的陰莖頂著房門,我上下的輕輕

的運動,龜頭在門上摩擦著,就在這時候一雙手從我身後伸了過來,抓住了我的

陰莖。



我回頭一看,姐姐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到了我的後面,她低下頭然後張口

吻住了我的嘴,我立刻轉過身來緊緊的抱住姐姐,舌頭在她的口裡同她的舌頭用

力的攪動在一起,我的手從她的內衣下伸了進去,笨拙的摸著她的乳房。



姐姐忽然一把把我推開。



「怎麼了?」我問。



「你想憋死我啊。」她小聲說。



我淫笑著將她靠在牆壁上,然後鑽到了她的衣服裡,嘴唇夾住了她的乳頭,

我的個子比姐姐矮一頭,所以我只有在她的乳頭上猛烈的親吻。



姐姐的頭靠在牆壁上,享受著乳頭上的快感,手摟著我的後背,還不時故意

的低下頭,讓我可以吻到她的臉。



「你越來越不行了,真是的。」當我們正在纏綿的時候,媽媽的聲音從房間

裡傳了出來。



「人老了,你干什麼去?」爸爸問。



「當然是去廁所了。」媽媽說,然後我聽見了媽媽穿鞋的聲音我一聽,立刻

拉著姐姐的手跑回了我們的房間,然後把門關好,我們站在門口一直看著,直到

媽媽從廁所出來又回到房間後我們才松了一口氣。



姐姐見媽媽進房間去了,立刻抱著我倒在了床上,我的手抓住了她的衣服,

然後用力的扯了下來,她則把我的內褲拉了下來,然後含住我的陰莖。我躺在床

上,她趴在我的雙腿之間吮吸著,我的陰莖就像著了火一樣,但是姐姐的口卻比

我的陰莖還要熱。



她吮吸片刻後就將我的陰莖吐了出來,然後脫下自己的內褲跨在我身上,像

媽媽那樣將我的陰莖抓住,在自己的陰唇上摩擦了幾下,然後將龜頭頂在了陰道

口。



我抱著她的腰,下體一用力,陰莖便插進了那快樂的陰道中,無比的順滑,

溫暖的接觸,暢快的摩擦,讓我感覺到了男女之間真正的快樂,原來真正的做愛

比用嘴吮吸要舒服的多。



姐姐的牙齒咬在我的肩膀上,手抱著我的後背,我的嘴正好對著她的乳房,

我當然不會放過,一邊吮吸她的乳頭一邊抽插著。



我的舌頭在她的左乳上舔著,忽然我舔到她的乳頭旁的一個突起,好象是一

個小小的疙瘩。



「姐……這是……怎……怎麼回事?」我輕輕的咬著她的乳頭問。



「我……我也不清楚……很早……就……就有了。」姐姐喘息著回答。



我沒有再問了,而是繼續在她的乳頭上吮吸,她的乳頭從開始的暗紅變成了

鮮紅,尤其在台燈不是很強的燈光照射下更是美麗。一對正在發育中的乳房不算

豐滿,但是卻像兩個蘋果一樣,我捉在手中舒服的很。



我從姐姐的乳房中掙扎著清醒過來,嘴唇在一番移動後又回到了姐姐口中,

她吮吸著我的舌尖,將我的舌頭吸入自己的口中,我的舌頭也像陰莖一樣在她的

口中進進出出。姐姐的手摸到了我的肛門上,手指在上面輕輕的撫摩,然後她猛

的將一根手指插了進來,我一分心,快感從陰莖上傳來,精液瘋狂的噴入了姐姐

的陰道中。



姐姐的陰道沐浴在我的精液中,她掙扎著套弄幾下後也達到了高潮。



我緊緊的抱著姐姐,陰莖不忍從她的陰道中拉出,盡管精液已經開始順著我

的陰莖流到了床上。



「好弟弟,拉出來吧,再泡就要泡爛了。」姐姐說。



「爛就爛在一起吧。」我說完又咬住了姐姐那沾滿我口水的乳頭。



從那以後我同姐姐的性生活就開始了,她雖然已經有了男朋友但是還是找機

會回來和我的陰莖來一次親密接觸,就這樣一直到了我高三的時候,爸爸媽媽離

婚,姐姐跟著爸爸搬出去了。



我到大一後,姐姐就開始準備婚禮了,媽媽雖然同爸爸有過節,但是還是去

參加了姐姐的婚禮,我也一起去了,我們還找了個機會在洗手間裡大戰一回。



姐姐結婚後就同姐夫買了房子,搬出了爸爸的房子,媽媽和我還在老房子裡

住,姐姐在公司應酬很多,每次時間一晚的話就回來,接著「治療」我的陰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