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云山母子劫
云山母子劫

「铃……」
「哇塞!放假啦…放假喽」
「走喽…」
「小林,我先走了,晚上一起玩排位啊…」蒋东拍了下我的肩,啊字还沒说完就沖出了教室。
对于我们高三的学生来说,每天的学习实在是太枯燥了,老师和父母这边的压力又大,一放假,大家都像打了鸡血似的跑出学校这个鬼地方,还有不少人晚上还一起去吃饭唱歌庆祝。
本来我也想和同学一起去喝酒,吃饭,但是我今天要去帮妈妈收拾东西…沒办法…我拿出手机,边走边打。
「妈,你在上课沒,我已经放学了」
「恩,对…放了…好的我这就过来」
我妈以前本来是个学校的音乐老师,后来那个学校被合併了,妈妈辞职后在朋友的介绍下,凭着自己的舞蹈基础,就在一所培训学校里面当舞蹈老师,一幹就幹到现在。
到了妈妈所在的培训机构的楼下,我直接坐着电梯到了十一楼。
来到妈妈的舞蹈教室,教室有暖气,很暖和,只见妈妈的学生正围坐在在妈妈的周围,而妈妈背对着镜子,踮着脚尖,慢慢的给他们示范一个一个优美的芭蕾动作。
快到四十岁的妈妈脸上毫无岁月留下的痕迹,这跟妈妈毫不吝啬的保养分不开的,见过我妈的人沒有哪个不说我妈长得漂亮,那是因为妈妈年轻的时候长得很像明星赵奕欢。
修长的眉毛,英挺的鼻樑,樱桃小嘴,丰满的身材诠释了什么是美丽女人的韵味,特別是妈妈的一双美眸,清澈得像是巧目流盼,有种说不出道不明的诱惑和魅力,如今的妈妈和明星赵奕欢比起来的话,只是少了点少女的青春味道,却多了一股淑女,优雅的熟女味道。
妈妈的长卷髮髮型也搭配得很有感觉,直发的斜刘海,很好的修饰了妈妈的鹅脸蛋,妈妈的发色染的是黑棕色,配合妈妈出众的脸蛋和自然的表情,看上去整个人带着一股超凡脱俗的气质。
妈妈还是穿着那套紧身的黑色连体衣教学,黑色的紧身连体衣和白皙的皮肤相互映衬,不由得让人耳目一新。
而妈妈身材因为常年练舞的关系保持得超好,妈妈的胸虽然不如周围的那些小女生一样挺拔,但是更为圆润丰满,正挥舞着的手和手臂满是柔情的感觉,白花花的大腿从上到下,纤细,修长,一直到脚裸的流缐型质感。
和周围那些妈妈的年轻女学员比起来,妈妈虽然只有一米六几,但是身材更加凹凸有致,前凸后翘,生过孩子的妈妈屁股也是膨胀得异常浑圆,年龄不但沒有拖累妈妈,反而增加妈的风韵和女人味,我的好朋友蒋东当初第一次见到我妈时就说过,我妈真是个漂亮得不像话的轻熟女,说我上辈子不知道积了什么德,有个这么美丽的妈妈。
当年追我妈妈的人不要太多,不过妈妈还是栽在了老实本分的爸爸手里,虽然妈妈这么漂亮,但是我这个儿子却一点也不帅,真是气人,好在喜欢打篮球的我身体还比较壮实,一米七六的我比妈妈高大半个头,在学校成绩马马虎虎还行。
因为妈妈这么漂亮,所以我平时看女生也很挑的,我扫了一眼那些女生,哎…只有两三个能看,其他的都太不行了,有一个脸上甚至全是痘痘。
妈妈其实早就看到了我,但是因为在教那些女生,所有妈妈并沒有招唿我,我很自觉的在外面的走廊上等妈妈。
沒过多久,妈妈的下班时间到了便宣佈下课,那些女生叽叽喳喳的离开,有几个瞟了我几眼,一边偷笑一边说着什么悄悄话,笑得很是灿烂。
我知道自己长得不帅,甚至有点点丑,到现在我都沒交过女朋友,虽然我经常被人嘲笑,不过我早习惯了。
等妈妈从更衣室出来,妈妈已经换上平时穿的便装,上面是羊毛衫和黑色长外套,下面是好看的黑色打底裤,再加上黑色带跟的长靴,真是別具一番情调。
「小林来,帮妈妈把这个书桌带回去,这书桌正好沒人要,放你爸书房正合适」妈妈指着一个半人高的有些旧的书桌。
「这个这么旧,这么重,书桌又不贵,你买个新的不好嘛」我看这个书桌抱起来不知道多费力,有些不乐意。
「一点都不知道节约,不节约哪有钱让你上学」妈妈白了我一眼。
「真是麻烦死了」我试着抱起书桌,也不是特別重,就是走一段距离就得休息一下。
「哎哟,帮老娘做点事还唉声叹气的」妈妈用手在我的腰上揪了一下。
「……」
搬到楼下我和我妈打了个计程车,我和我妈坐在后排,妈妈拿出手机玩了起来,別看我妈快四十的人了,我妈可是正宗的七零后,什么年轻人用的QQ啊微信啊这些流行的东西我妈都会玩,年轻人懂的我妈都懂,我妈可是潮得很。
我也拿出手机玩,玩了会就觉得沒意思了,我怔怔的看着车窗外的风景。
冬季的天空总是暗淡得特別的快,车窗外都是都市所发出的霓虹色的灯光,随着计程车的移动,光影在妈妈的脸上,身上滑过,有些诡异,一阵妈妈身上的带着淡淡檀香味的香水飘荡过来,看着灯红酒绿的世界,心里说不出的感觉。
下车的时候那个计程车司机还贪婪的多看了我妈几眼,我早就习惯了別人看我妈妈的眼神,谁叫我的妈妈这么漂亮呢,不知道为什么,每当我看到別人对我妈那种炙热的眼神,我心里居然有种很得意,很爽的感觉…
还好我们社区有电梯,不然整整十二楼,带着这个烂书桌,估计最后我得趴着上去。
我和妈妈到家的时候爸爸也已经在家了,爸爸是个性格很忠厚温和的人,他在一家杂志社做编辑,平时也不是很忙,爸爸爱好也不多,就爱看看新闻,下下棋,钓鱼算是他的最爱。
在门口我就闻到菜香了,我爸爸除了不吃烟不喝酒,最大的优点不得不说,那就是我爸的厨艺绝对厉害,就算是我妈也得甘拜下风,家里都是强势的妈妈说了算,爸爸做的家务比妈妈还多,爸爸完全被妈妈驯服得服服帖帖…
「小林,今天放假怎么沒见到你带书回来」一家人吃晚饭的时候,爸爸扶了扶眼睛,想起了这个问题。
「啊…这个…反正家里复习资料多得很,看重点就行了,沒关系的」
「他啊,哪里想过复习~ 脑子只想着在寒假怎么玩才是真的」
「你又知道了」我对妈做了个怪相。
「哼~ 从我肚子出来的,妈还不知道你心里那点花花肠子」妈妈白了我一眼。
吃完饭,我坐在沙发上休息,看见矮桌上有张云山的农家乐优惠券。
「爸,这张票哪来的啊,你要去云山啊」
「那是公司发的,我去不了,週六周日我正好加班,要不你和你妈去吧」
「我才懒得去,农家乐又不好玩,那里连wifi都沒有」
「就知道上网,都快要高考了还一点不着急」妈妈走过来用食指顶了下我的额头,她拿起优惠券看了看。
「你们公司这次怎么这么大方,居然是五折卷,不如我卖给朋友算了」妈妈挺会精打细算。
「随便你们,不过听同事说今年有云山有灯展,很热鬧」正在厨房洗碗的爸爸说了句。
「这样啊,反正我放假,要不那我去吧,正好见识见识,我好多年沒看过灯会了」想起以前的灯会,我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看能不能约个女同学什么的。
「就知道乱跑,正好妈妈也想去看看,要不妈妈陪你去」妈妈平时很关心我,就是关心得太过头。
「哪有…我就想一个人去,人多了一点都不自由」我皱着眉头说。
「现在还沒女朋友就开始嫌弃妈妈了,以后要是有了女朋友怕是连妈都不要了,早知道小林不听话,妈妈当初就生个女儿了」妈妈假装生气的调侃我说。
「…哪有」我无话可说,其实就是不想和大人一起,算了,和漂亮妈妈一起也行。
而就在我和妈妈都沒注意到的优惠卷下面的报纸上,写着一则报导,是关于Y市最近几名犯人通过挖地道逃出监狱的报导……
※※※※※※
週六的早上我睡到中午才起床,还是妈妈把我叫起来的,冬天还是在被窝里睡懒觉舒服,我起来梳洗听见厨房传来妈妈炒菜的声音…这么快就吃午饭了啊。
「你个懒虫,动作快点,吃了午饭我们就出发了」从厨房传来妈妈的声音。
「知道了,马上就好了」家里看起来干干净净,看来妈妈很早就起来屋子打扫过了。
下午我和我妈开着爸爸的那辆破车终于出发了,妈妈今天穿的是和昨天一样的衣服,只是换了浅色运动裤和运动鞋,妈妈今天心情好像不错,眼睛一直都是笑眯眯的。
今天的天色有点阴沈,还好沒有下雨,不过天气预报上说今天沒有雨,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云山风景区离我所在的Z市有大概一个小时的车程,越往云山的方向道路越是蜿蜒崎岖,那边基本上都是雄伟的群山峻岭,道路都是建在高耸的半山腰上,因为比较偏僻,所以平日里这条道少有车经过,大都是一些自驾游的小车,还算安全。
妈妈开车一般开得很慢,看着周围翠绿的森林,闻着清新的空气,还有平日里城市听不到的昆虫鸟叫声,远方山顶那云雾缭绕的朦胧……这个地方还是挺惬意的…突然,车底「彭」的一声,妈妈赶紧把车停下。
我和妈妈从车上下来,一看原来是我们车刚撞死了一只类似老鼠的小动物,那只小动物的血还黏在汽车轮胎上。
「啧,真惨,死不瞑目啊」被撞死的小动物尸体就在离车不远处。
「小林,去拿瓶矿泉水去把车胎洗一下,难看死了」妈妈只是皱了皱眉,然后指使我去做事情。
「又是我…这些真噁心」沒办法,我只好用水把轮胎上的血迹沖了沖,然后又一脚把小动物的尸体提到山崖下去。
做完这些我们就继续上路了,妈妈倒是很淡定的样子,好像什么都沒发生过,不过一出门就撞死小动物,似乎不是什么好兆头呢……
开了一会我们终于到了云山景区的山下,今天人还真多,熙熙攘攘的人群热鬧得很,有的在拍照,有的在买纪念品,我和妈停好车后先去定好了晚上住宿的农家乐,接着妈妈要去云山上的庙里上香,我也只好跟着去。
走到一块很宽阔的大湖处时,我看见了那些各式各样的灯笼,场地不小,灯展原来是在这湖上面啊,不过现在是白天,等到了晚上一定很好看,今天又来了这么多人,肯定热鬧。
云山本来就大,我和妈走了将近半个小时蜿蜒的山路才到那个寺庙,都说这个庙很灵,平时很多人都来上香,我和妈到了后,我妈上个香还得排队,而妈妈漂亮的容颜还引得不少人打望,我心里很是骄傲。
妈妈上香的时候看起来很虔诚,她微闭着眼睛,漂亮的脸上带着期望的表情,此刻起来好平静,圣洁。
上完香妈妈建议去山顶巨石景区那边拍照,我们又走了大概二十分钟,但是运气似乎不好,走到一半天上开始飘起了小雨点,天气预报果然是不准的。
雨越来越大,路上基本上看不到游客了,都不知道跑到哪里躲雨去了,我和我妈才走到一半,估计还得淋半个小时的雨才能到山脚下的农家乐。
「儿子,你看那边有空屋,我们先过去躲躲吧」妈妈眼尖,看见远处的房子,可能是怕我淋感冒了,拉着我的手往离山道比较远的一处土房子走去。
「看到了,让我走前面,妈妈你小心点,路很滑」我走到前面开路,我也不想妈妈全身被淋湿。
这房子地处很偏僻的地方,门把手是坏的,我们直接就走进了屋,听说当年政府为了保护这里的环境,山上的农民都被迁到山下或是其他地方了,所以山上很多这种无人居住的空屋。
屋子不大,里里外外一共两间房和一间堆满木头的厨房,外面这间房什么都沒有是空的,里面的房间则只有一张极其简易的木床,连铺盖什么都沒有,还有一个不知道能不能用吊着的灯泡。
虽然简陋,但是房子保存得很好,看起来很坚固,也沒有破损的地方,躲躲雨还是不成问题的,不过我发现里屋有一堆被烧过的木炭,也许是其他游客用过的吧。
雨下得很大,哗哗的声音屋里都能听见,妈妈从包里拿出镜子在梳理有些湿漉的头髮,我觉得无聊,拿出手机玩游戏,就在这时,我听见嘎的一声,好像是那个破门被什么人推开了,然后一个身材普通,穿着极不相衬的T恤和裤子,光着头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他看起来很憔悴,带着眼镜,有点斯文的样子,看见我们也先是愣了一下。
「您好,外面雨太大了,我们是进来躲雨的…你也是吗」妈妈很有礼貌的打招唿。
「好…躲雨…我也是躲雨的…」戴眼镜的中年男子看到我妈那漂亮的样子几乎眼睛都离不开我妈了,那种赤裸裸眼神让人感到很厌恶。
「呵…是么,那大家一起等等吧」妈妈也被这种赤裸裸的眼神看得不是很自在,赶紧把脸往我这边转了过来,看他样子也不像是坏人,一时间气氛有些沈闷。
我不想和这种看起来又邋遢,有沒礼貌的傢伙待一起,心里有些反感这人,我突然想到了什么。
「妈,要不我打个电话叫山下农家乐的人送伞上来吧,这样等也不是办法」
「好啊,你快打电话试试,恩~ 给这个叔叔也带一把」妈妈虽然人很好,但是也不想和那个人待一起。
那个中年男人一听到我要打电话似乎眼皮都跳了一下,但是我沒有注意到,我刚拿起电话正准备打,突然脑袋被什么撞了一下,昏过去的瞬间我只看见妈那张惊慌失措的脸…
? ? 妈的…跟着我就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