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NTR】【作者:胔臡】
【NTR】【作者:胔臡】
字数:1108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上流社会事业有成的四个兄弟有个不良的嗜好,喜欢把在校中学生在放假前一天抓去强暴调教轮奸,然后在假期结束的时候卖掉。

  「怎么这回还抓了个这么俊美的男孩」排行第三的当了警察局长的云宏开口。
  「和那个冷美人是一对情侣,而且大哥放话说他要玩。」排行最小但是从政如今已经是部级干部的云衡开口。

  「大哥什么时候变了口味」云宏倒是没有露出厌恶的神色,「皮肤是挺白挺嫩的。」

  「大哥毕竟从商要交际还干黑,口味变变也无所谓。」云衡满不在乎的开口。
  凌源从昏睡中醒来,却觉得手腕一阵疼痛,只有脚尖可以勉强点地。

  凌源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就看见了对面被吊起的女友。

  「雪儿!」凌源大声叫着女友的名字,挣扎的晃动着。他女友旁边竟然也有一个被吊起的女生,也很漂亮,不过是属于妖娆的那种,但是他明显不认识,只是她们的嘴都被口撑撑开。

  「我的小乖乖先醒了呢。」长相一脸杨刚之气的壮硕男人走了进来,云家老大,云雕,道里人称大屌哥,云雕玩过的可是有被他生生操死的,只是他们兄弟四个型号都不小。「大哥,你没说我们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你的小乖乖,要不要把嘴巴堵上。」云宏开口问着,一手揉捏着冷美人的乳。

  「你们放开她!放开她!」凌源大吼着,挣扎着。

  「小乖乖叫得我都硬了,堵什么。」云雕大步走向凌源,拉开凌源的裤链,剥开内裤,揉搓着凌源的小肉棒。

  「变态!放开!啊~ ……」凌源的声音渐渐变了调然后戛然而止,凌源咬着唇显然不肯再叫出来。「小乖乖型号不小嘛,只是比哥哥的小多了。」云雕熟练的揉搓着凌源的肉棒,十三岁的少年脸颊通红,剧烈的喘息着。

  「帮我给他带上舌夹。」云雕用一只手捏开凌源的口。手上粘粘糊糊的液体沾在凌源的脸上。

  凌源不由得挣扎起来。

  「小乖乖有什么可挣扎的,这些可都是你的东西。」云雕恶意的将手指探入凌源的口中。凌源摇动着躲避着。

  云衡很快就帮云雕掰住凌源的嘴,云雕揪出凌源的小舌用两根细木棍夹着,两边捆上皮筋。这样凌源的小舌只能露在外面。

  「唔唔唔!!!」凌源似乎是在咒骂,云雕却低头含住凌源的小舌,狠狠地吸吮着。

  凌源摇动着想要摆脱云雕却一点用也没有。

  而另一边,两个女孩也醒了过来。

  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而且口水不断的往外流着。云宏狠狠地揉搓着冷美人的双乳。凌源见了更是愤怒,用力挣扎着。

  「小乖乖和小贱狗交往了这么久应该还没见过贱狗的奶子吧。三弟,好好给我的小乖乖看看。」云雕揉搓着凌源的肉棒。

  云宏抓住冷美人的衣襟一拉,带着黑色胸罩的美乳完全露了出来。

  冷美人不由得惊恐的看着凌源。

  「黑色的呢,果然贱狗就是贱呢。小乖乖,有没有摸过贱狗的奶子」云雕用力上下揉搓着凌源的肉棒,「不告诉我我现在就把她的奶头割了。」云雕身上露出的肃杀之意很快让凌源摇了摇头回答他。云雕满意的一笑,看着云宏点了点头。云宏淫笑一声,把冷美人的胸罩拉下,把一对美乳从里面拽出来。

  凌源俊美的脸浮上一层粉,闷哼一声,射在了云雕的手里。「我的小乖乖可真是快啊,这样可不行呢。」云雕将手中浓稠的精液抹在凌源的舌头上,从桌上拿起两个铁环扣住凌源的两个小球,又撸动起来。

  而另一边,云宏咬着冷美人一个乳头,另一只手拽着冷美人一个乳头玩弄着。
  丰满的美乳上面全是牙印,「小贱狗可真骚啊,奶头硬成这样是不是等着人玩啊。」

  云宏肆意的拽着冷美人的乳头。冷美人不由得恐惧的哭了出来。不断的发出「呜呜」的声音,口水也不断的流在身上,双乳上。

  「我的小乖乖这里也硬了呢。」云雕揉着凌源的乳头,撩起凌源的衣服,低头钻了进去,「滋滋」做响的吸吮着,「唔唔……」凌源低声呻吟了出来。
  凌源的肉棒很快又再次硬了起来。凌源看着云宏撩起女友的校服短裙,解开女友双脚的锁链。女友乱蹬着,口中「唔唔!!」的叫喊着,却被云宏简单的制住,一只脚塞进一个吊起的镣铐中。然后两个锁链都收紧,女友的双脚完全被打开,内裤被在中间剪开了个洞,私处和美乳都看的一清二楚。

  凌源羞耻的看着,他的分神瞬间被乳头苏苏麻麻的感觉唤回了。

  「小乖乖,我给你个机会,可以让你给贱狗开苞。」云雕揉搓着凌源的肉棒,云雕慢慢解开凌源衬衫的扣子,抚摸着凌源流畅的肌肉线条,「小乖乖平日里很喜欢健身呢。」云雕的大手揉搓着凌源的腹肌,还有抚慰着凌源的肉棒。

  云宏走到一边妖娆的女孩身边,「这只小母狗长得可真骚。」云宏捏住女孩的臀部掐着。

  女孩可怜兮兮的抽泣起来。

  云宏撕开了女孩的校服,露出一对美丽的白兔,「小母狗的奶子没有小贱狗的奶子大呢。」云衡看了一眼开口,拿起皮鞭,抽在冷美人雪白的臀部上,「小贱狗的屁股真是够大的。」

  「唔!」冷美人摇动着,夹杂着痛苦的呻吟出声。一对巨乳随着身体而晃动着,凌源几乎看呆了,可是马上又羞红着脸低下了头。云雕强硬的抬起凌源的下巴逼着凌源看着他女友淫荡的样子,缓缓的顺着下巴慢慢的舔了上去,对着粉色的薄唇亲吻了几下,冷美人用厌恶的眼神看着凌源被高大男人舔吻着的样子,凌源整个人又羞又躁想要躲开女友的目光,可是身体所有的感官却被身上的男人把控了,根本由不得他,胯下的肉棒笔直的挺翘着,顶端流着淫液。而另一边云宏已经把妖娆的女孩用同样的姿势吊了起来,大手拽着女孩的乳头,女孩不断的发出「呜呜」的声音。

  门被打开了,一个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而凌源终于看清了周围的环境,这像是地下室一样的地方,上面垂着很多锁链,周围好像挂着很多东西,还有两个笼子。

  「二哥,你终于来了,要赶上好戏了呢。」云宏拍打着妖娆女孩的臀部发出「啪啪啪」的声音,「大哥要让他的小乖乖和这两只狗比赛呢。」

  「刚刚在忙工作。」云家排行第二,云游,是国际知名的大律师。

  被吊起的三个孩子口水都不断的流在身上,柔软的身躯格外淫媚。

  「小乖乖,听着,一会儿假如你坚持的时间比两只狗的时间都长,我就让你给小贱狗开苞。」云雕脱掉凌源的裤子,露出两条修长白皙的长腿,云雕几乎爱不释手的抚摸着,凌源无力的挣动了几下怎么也躲不开,但是根本不敢看自己女友是什么表情。「小贱狗,一会儿假如你坚持的时间比小乖乖和小母狗短,那么我们就先给你开苞。」云衡拽着冷美人的乳头,抽打在冷美人的双乳上。

  「嗯!唔唔!!」冷美人不断的摇动着身躯想要躲避但根本做不到。,「小母狗,假如你坚持的时间比小贱狗和小乖乖都长,我们就把你带到地面上。」
  云宏说着。

  而此刻云雕也已经把凌源吊成了同样的姿势,云雕正满足的亲吻着凌源的大腿内侧。凌源不断的发出「嗯……唔唔……」的声音。

  云游双手揉捏住凌源的臀瓣,「手感好棒,皮肤滑滑的,好嫩。」云游咬住凌源的耳垂,吸吮着。

  「二弟,你什么时候也变了口味小乖乖可只有下面一个洞可以插,我们要挨个来才行。」云雕撸动着凌源坚硬的肉棒。

  「偶尔让我玩玩就行。」云游揉捏着凌源的乳头。

  「唔唔……」凌源难受的出声,云雕拿起橡皮管子慢慢的插进凌源坚挺的小肉棒。黄澄澄的尿液从长长的管子口慢慢流了出来。

  凌源亲眼看着自己的尿道被完全打开,冰冷的皮管插的他很疼,只是只能发出唔唔声音的他根本叫不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失禁。

  云雕揉着凌源的两个小球,撸着肉棒,把尿全都挤干净。「大哥,我们准备开始灌吧。」云宏开口,他手上的巨型针管足足有1500的容量。

  「我要给我的小乖乖灌点有刺激性的肠液,所以公平起见你们先开始吧。」
  云雕同样拿起巨型针管装满有些粘稠的粉色液体,「灌两管,我要把我的小乖乖里面洗的干干净净。」,,凌源目瞪口呆的看着女友的肚子明显的涨起,像是怀胎五月的孕妇,女友和女孩都「呜呜」的挣扎着,隐忍着,有些恐惧的看着男人拿着巨型针管靠近他。

  肛门被塞入了温温的玻璃口,凌源只能看到云雕粗壮的胳膊缓缓的移动,水流不断地从排泄的地方涌入,小腹越来越涨,紧绷绷的开始发疼。

  「嗯嗯!~ 唔唔!……」凌源剧烈的晃动起来,只觉得肠道里面好像被千万只小虫咬着,又酥又麻,好像急需什么硕大的东西好好的捅进去,肉棒更是控制不住的硬的发疼。

  然后是第二管。凌源剧烈的喘息着,摆动着,腹中几乎要爆炸,哀求的眼神无法控制的看着掌控着他一切感官的男人,完全没有功夫再去关注对面的女友。
  「小乖乖,忍住哦,否则你就没法给小贱狗开苞了。」云雕拔下针筒,看着粉嫩的雏菊立刻紧紧的锁紧,拿起另一管准备好的温牛奶,针头插进连着凌源肉棒的橡皮管里,缓缓的推进去。

  凌源根本不知道云雕这是灌的第几管牛奶,只觉得自己的膀胱要炸开。
  「小乖乖身上都是汗呢。」云雕一边说着一边拿麻绳把凌源的肉棒一圈圈捆了起来。

  凌源恍惚中闻到一股恶臭,模模糊糊的余光中冷美人下面已经喷出了大量的稀屎。「小贱狗真是没用呢。」云衡拿电棒电在冷美人的乳头上。冷美人的娇躯无力的摇晃着。

  另一边,妖娆的女孩也忍不住喷了出来。,「还是小乖乖最棒了。」云雕捏着凌源的下巴,把凌源茫然的神色看得一清二楚,凌源的身体有些抖动,明显是忍耐到了尽头。

  「哗」一声,凌源也泄了出来。

  「唔,下面我再灌点强刺激性的肠液。」云雕一边说着,一边给大针管里面抽取肠液。

  凌源看着云雕的眼神明显变得恐惧。

  接下来凌源的挣扎带来的铁链的晃动声和凌源「唔唔」的哀号,响了半个多小时。

  「小乖乖的眼神可真是令我兽欲大发啊。」云雕拿起高压水枪冲洗着凌源。
  云游将手指插进了凌源刚刚被灌过肠液的肛门,随意的按了下,凌源就剧烈的摇动了起来。凌源哀求的看着云雕。

  「让我的小乖乖给小贱狗开个苞,然后我好好让我的小乖乖爽爽。」云雕说着把凌源的膝盖中间捆上铁棒,把凌源松开,抱着放到地上,双手在背后捆起来,凌源已经丧失了挣扎的力气,任由云雕把他捆起来。云雕拿起项圈带在凌源脖子上,「小乖乖饿了吧,主人一会儿给你喂点牛奶吃。」云雕拎着凌源的项圈开口,凌源现在就是两腿分开跪趴在地上的姿势,云游揉捏着他翘起的臀部。

  云雕将牛奶倒在手上,「小乖乖,快吃,你的下一顿饭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
凌源偏过头,没有肯去舔。

  「我带小乖乖去花园里面溜一圈。」云雕将牵绳挂在凌源的项圈上,拽着牵绳往外走,「你们先玩,把贱狗的屁眼给我的小乖乖留着。」

  「好的,大哥。我们先调教小母狗,小贱狗应该被小乖乖看着调教很有感觉吧。」云衡开口,将电夹子夹在冷美人的乳头和阴蒂上打开电流,就走向了妖娆的女孩。

  凌源不肯动,「唔唔」出声,被云雕拽着牵绳强硬的拖了出去。

  一个小时之后。

  凌源湿漉漉的膝行了回来,身上混着泥,脸色苍白。云雕拿起高压水枪冲洗着凌源,凌源也不敢躲。

  看到云雕拿起装满肠液巨型针管。凌源「呜呜」的哭着跪趴在地上,翘起臀部。「大哥,小乖乖好乖啊。」云衡赞叹的开口,他的肉棒正插在妖娆女孩的嘴巴里。

  云雕笑了笑,将两管液体全部灌进凌源的屁股,「半个小时,你可别漏出来。」
  云雕拍打着凌源翘起的臀部。,凌源跪趴着,一动也不敢动。妖娆的女孩前后门都被开了苞,此刻像一只母狗一样摆动着屁股,云宏在后面狠狠地操着她。而冷美人下身已经被电的失禁几次了。整个人抽搐着。

  小母狗舔着云雕的脚趾,摇晃着屁股,屁股上两个血洞凌源看得清清楚楚。
  「小乖乖,别急,主人马上就让你给小贱狗开苞。」云雕说着站起来一脚把小母狗踢开,把凌源抱起来,揉着凌源两个青紫的膝盖,「母狗,过来,好好给小乖乖舔舔脚。」

  凌源在云雕怀里「唔唔」的呻吟着。

  冷美人像只狗一样跪趴在地上,雪白的大屁股翘着,上面满是鞭痕与巴掌印。
  「去吧!把你的小屌插进贱狗的屁眼。」云雕把手从凌源的屁股里面抽出,凌源的肉棒已经硬的要流汁了。云雕亲手把凌源抱过去,抽掉橡皮管,把凌源的肉棒对准冷美人的屁眼插了进去。

  冷美人「呜」一声哭叫出来。云雕掰开凌源的窄臀,肉棒猛的一下冲了进去。
  然后屋里响起了贱狗和小乖乖哭叫的二重奏。,凌源从痛中慢慢缓了过来,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他操着他的女友却被另一个男人干着,身后男人大力的撞击,一下一下的让他进的更深,只是肉棒被麻绳缠着,凌源从前面感受不到丝毫的快感,反而后面的酥麻完全被男人解救,一下一下的痛中带着爽。

  随着冷美人屁眼里的牛奶越来越多,麻绳也勒得凌源的肉棒越来越紧。
  「好爽!小乖乖的肉穴好紧,比女人的逼插起来还爽!」云雕抓着贱狗的大奶子狠狠地操弄着凌源,「都挨个来试试,爽死了。」云雕拽着贱狗的奶头,狠狠地吸吮着凌源的乳头。

  云雕剧烈的操干了凌源一个多小时,然后把还没有射精的肉棒抽出凌源的肉穴,抬起凌源的小脸,射精孔抵在凌源的鼻孔上,狠狠地喷射了出来。凌源凄惨的咳嗽着,却被云雕捂住,不让一点精液流出来,最后凌源只觉得鼻腔里口腔里满是男人的腥臭味。

  云游盯着凌源的肉穴,「大哥,他那里那么小是怎么容纳你的。已经收紧了呢。」云游说着把肉棒顶在凌源的肛门上,猛的一冲。

  一个月后。

  云衡拽着两只狗在花园里面散步,两只母狗都是四肢爬行摇摆着臀部,时不时的抬高一只腿在树下撒尿,像是真正的狗一样,摇晃的四个大奶子上面穿着乳环,双腿分开爬着,屁股高高的翘着,阴蒂上面也都穿了环。屁股上带着透明的淫具,骚逼和屁眼里面都看得一清二楚。

  「主人您回来了。」稚嫩的声音略带沙哑,俊美可爱的男孩子两个乳头上夹着银色的夹子,下身还没有长毛,双腿自然的分开跪在门口,全身上下都是吻痕和咬痕,膝盖上裹着护膝,正是凌源。

  「小乖乖,屋里呆的闷了求大主人把你带出去散步是么」云衡拽着凌源的牵绳,强迫凌源抬起下巴,「屁股里面含着什么」,「大主人的精液和八颗草莓。」
  凌源哀求的看着云衡,「大主人不让小乖乖夹碎,主人求您了,小乖乖散步回来再给您操。」

  「没关系,主人爽了再给你塞,大主人去锻炼了吧,一个小时之内不会回来的,小乖乖快点把屁股翘起来。」云衡淫笑着开口,「贱狗!过来,让小乖乖尿在你嘴巴里,母狗,过来给小乖乖舔脚。」,,凌源的脚丫敏感的很,被两只狗一边舔一边干着的时候很快就会射尿。早晨起来,小乖乖连小便的时间都没有屁眼就被灌得干干净净等主人玩了。

  这可才凌晨五点。

  凌源悲哀的看了眼在他胯下的贱狗,很快就没有功夫再分神了,因为主人已经把肉棒插进他的屁眼了。草莓被在体内挤碎,戳成酱,凌源只能摇摆着臀部尽力让主人舒爽。早饭。

  凌源跪在餐桌上,屁股下面是个盘子,云雕看着自己细心调教出来的小乖乖。
  此刻盘子里已经放着八颗混着精液的草莓了。云雕满意的开口,「主人今天多给你赏点牛奶喝。」

  「求主人允许小乖乖都挤出来。」凌源快哭出声了,云衡几乎把一盘的草莓全都塞进了他的屁股。看到云衡的坏笑云雕立刻就清楚发生了什么,「都弄出来吧。」

  满满一盘子的精液草莓酱浇草莓。

  「主人今天慢慢喂你牛奶,吃吧。」云雕瞪了云衡一眼,「两只狗不是随便你玩么,折腾我的小乖乖干什么。」

  「两只狗哪有小乖乖来的美味。」云衡笑嘻嘻的开口,「两只臭狗赶快爬过来吃饭!」

  两只狗跪趴在地上,用舌头舔着自己的早饭,主人的圣水泡的狗粮。

  而凌源同样跪趴在桌上,只是吃的优雅的多,脸上没有沾上一点精液草莓酱,当然这是因为云雕喜欢他干干净净却骨子里很淫荡的样子。所以凌源一边摆动着臀部一边舔食着早饭口中发出呻吟和娇喘。

  云游解开裤子,走到凌源身后,拉住凌源的双臂,巨物顶在凌源的屁眼很快就猛的插了进去。凌源先是不适的呜咽几声,然后很快就淫叫起来。

  「小乖乖,来,今天来玩个游戏。」云雕在手心倒了些牛奶,满意的看着凌源用舌头舔着他的掌心舔食着。

  「两只狗骚逼里面插的都是能够燃烧三个小时的正常蜡烛。」云雕说着,凌源看到两个女孩都被捆成了下体完全打开,双脚分别和双手捆在一起,腰部捆在立起的支架上的样子,时常插着玩具的阴道和肛门全都插着很粗的蜡烛。

  云雕拔出蜡烛给凌源看,有三分之二都插了进去。「小乖乖,从你的肉穴吞了我的肉棒开始计时,用骑乘式,什么时候我在你的身体里面射出来,什么时候我们熄灭蜡烛。」云雕抚摸着凌源的下唇,手指探入凌源湿热的口腔,凌源立刻乖巧的吸吮起男人的手指。

  「小乖乖总是这么可爱,当然三个小时没法完成也是有处罚的。」云雕坐在躺椅上,脱下裤子,软着的肉棒尺寸也很惊人。,凌源立刻乖巧的舔着吸吮着云雕的肉棒,双手背捆在身后,双腿跨坐在男人腿的两侧,摆动着臀部。

  「小弟,丢给我一根小皮鞭。」云雕看着凌源稚嫩的小脸摩擦着他的肉棒,水渍沾在凌源的脸上格外淫荡。凌源可爱的粉嫩的小唇舔吻着他的肉棒。云雕接过云衡丢过来的皮鞭,甩开鞭打在凌源的背上和臀部上。

  看到男人慢慢兴奋起来,凌源沙哑的叫着「主人……」臀部摆动了几次后,慢慢的用肉穴吞下了男人的肉棒,而凌源下身的肉棒也已经硬了起来。

  另外一边云衡也把蜡烛全都点燃了,滚烫的蜡液滴在两条狗身上敏感的地方,屋内响起一片哭叫。云雕慢慢的甩着鞭子打在凌源的胸口夹着的乳夹上,还有小腹。凌源身上的肌肉这些日子越来越明显。

  凌源看着强壮的全身都是腱子肉的男人,看着云雕的双眼伏下身去舔男人的胸肌然后慢慢移向乳头。下身却一点不敢放松,努力的吞吐着肉棒。

  云雕舒服的松开皮鞭,享受着身上小乖乖的侍奉,只是突然觉得乳头上有点疼痛,抬眼一看凌源正试着用牙齿轻轻的咬着。云雕抬手就是一个巴掌把凌源一下子扇到了地上。

  凌源头晕晕的看着云雕站起来往他的小腹就是重重一踢。凌源疼得弯了身躯,只觉得无比的恐惧,「对不起,主人,对不起……小乖乖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饶了小乖乖这一次!饶了小乖乖!」凌源连躲都不敢躲,哭着哀求着男人。
  云雕眯着眼睛盯着不断求饶的凌源。

  「宠你宠得胆子大了是吧!敢用牙齿!」云雕抓着凌源的项圈单手就把人拎了起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打。

  凌源哭着哀求着,可根本不敢躲。

  云雕冷冷一扫周围的道具,拿起一个可以固定在口中的漏斗就给凌源带上了,固定好。凌源跪坐在地上,云雕压着他的额头,强迫他仰着头,然后拿起水管开始往漏斗里面灌水。

  凌源不断的被呛到,难受的挣扎着却没法阻止残忍的男人。

  三个小时,凌源浑浑噩噩的,耳边是两个女孩凄惨的哭叫声,水不断的灌进他的肚子里,只觉得鼻腔里面全是水。

  云雕松开了他,去了漏斗,凌源大口大口的吐着水,哭着。云雕抓着凌源乳尖间的铁链,连上吊索,然后收紧,凌源只能脚尖点着地,用力的挺着身体。
  云雕带着冷意看着他,压在他被灌满了水的突起的肚子上,然后慢慢往下压。凌源没法躲,只怕被把乳头都拽掉,痛苦的吐着水。

  水挤的差不多了,云雕又拿起刚鞭狠狠地打在凌源身上。

  遍体鳞伤的凌源被云雕一下子整整吊了一天,凌源根本不敢入睡,脚只要稍稍软一点乳头就被拉得生疼。凌源只能哭着祈祷云雕快点消火。

  「主人……小乖乖知错了……知错了……」凌源哭着哀求着走了进来的云雕。凌源身上的伤隔了一个晚上看起来很可恐,全是都是血道子,脸被打得肿起。
  乳头又红又肿流着血。

  云雕冷漠的松开了吊索,凌源立刻跪趴在男人面前哭着。,「好像昨天打坏了呢。」云雕拽起凌源的项圈观察着凌源身上的伤。

  「主人……饶了小乖乖……饶了小乖乖……」凌源哭着哀求着,任由男人把玩他身上任何部分。

  云雕松开凌源的双手,拿出酒精和药粉,丢在凌源面前,「把自己洗干净,涂好药,然后去地下调教室跪着等我。」,与地上的调教室不一样,地下更多的是一些大型的道路,凌源瞬间就清楚今天少不了被放置了。凌源已经不记得后来发生了什么,自己又说了什么,其实无非也是求饶的哭叫。身体很疼,被插进了接着电的铁做的阳具而且是接在高速旋转与撞击的基座上的。凌源甚至有一刻觉得自己会被男人给玩死。但,幸好,他撑了过去。然后彻彻底底成为了云雕的小乖乖,温顺乖巧的奴。「小乖乖的假期快结束了吧」云雕翻着手中的资料漫不经心的问在他胯下努力用口舌侍奉的凌源。

  「啊!~ 主人!~ 啊啊!~ 快!……结束了啊!!!~ 小乖……啊……乖~
九月啊!!!……一号开学……」凌源一边抽泣的淫叫着一边回答,回答了之后又努力的舔着云雕的肉棒,摇动着臀部,让身后的主人能够操的更尽兴。

  「以后每周五晚上八点就去夜色酒吧找林老板。就说找屌哥,他会把你带去给我的。」云雕翻着手里的文件,「要是不去你知道什么下场的。」,「突然收好紧。」云游狠狠地打着凌源的臀部,猛的射进了凌源的体内。

  「我爸妈……」凌源抽泣的开口,喘息着。

  云雕抬手就给了凌源一巴掌,「不想回去上学就留下,唧唧歪歪什么!」
  「对不起,主人,对不起……」凌源哭着说着,继续舔弄云雕的肉棒。
  「晚上去跟小贱狗和小母狗说再见吧。」云雕倒是没有追究,「明天她们就会找到新的主人了。主人今晚不会看你说了些什么的。」

  「谢谢主人。」凌源含着泪水摆动着臀部继续吃男人的肉棒。

  凌源晚上什么都没说,眼前是两个女奴,在淫具上哭叫享受,不再是他的雪儿。

  九月,第一个星期。凌源回家了。眼前熟悉的一切都太久远了,体内好像还含着男人的肉棒,鼻翼间也好像还满是男人的味道。

  父母一向不在意他,连他假期去哪了都没问,他们眼中只有他的弟弟,他妈妈是他的亲生妈妈,但是爸爸不是,妈妈养他也辛苦,凌源并不怨恨。

  安静的回到房间,拼命的洗着自己的身体,可是早已经洗不干净了,连走路都觉得怪怪的。

  第二天他才知道,假期里有两个女孩出车祸死了,他的雪儿和那个妖娆的女孩。

  「我找屌哥。」凌源还穿着校服,他七点半刚刚下课,只能跑了过来,主人的怒火,他承受不起。

  林老板打量着眼前稚嫩的男孩知道这就是老板口中的奴,小乖乖。便带着凌源进了里面。「以后过来别穿校服,太显眼了。」林老板说着。

  凌源羞红了脸,咬着下唇什么都没说。

  「主人……」包厢里凌源只认识一个人,他的主人。「过来。」云雕拍了拍自己的腿,看着凌源的校服什么也没说。

  凌源分腿跨坐在男人的腿上,低头亲吻着男人的脖颈。

  「以后九点过来,回寝室换身衣服。」云雕捏住凌源的下巴。

  「认识一下,这是我的小乖乖,以后见了叫大嫂。」云雕伸手扣住凌源纤细的腰身。

  「大嫂好。」屋里响起整齐的声音。凌源不安的看着云雕,「……你们好。」
  「你们也听着,我不喜欢有人动他。」云雕低沉的开口,「行了,你们玩吧,小乖乖来了我就带他先走了。」

  「屌哥再见。」屋里又是整齐的声音。上了车,凌源有些不安。

  「你是等主人把你的衣服撕掉么。」在云雕语气中,凌源听出了男人的一丝愤怒。「对不起,主人。」凌源立刻脱了自己的校服,脱的一干二净,连内裤都没留下。

  「衣服抱进去,明天我找人多给你做几件就放这边。」云雕抚摸着凌源光滑的肌肤。

  「谢谢主人。」凌源乖乖的低头用舌头解开男人的裤链,双手背后。云雕没有捆,看着凌源稚嫩的小脸顺从的动作。

  「从今天起,你就要习惯被我们捆起来做了。」云雕抚摸着凌源的肉棒,撸动着,凌源的肉棒很快就硬了起来。

  「是,主人。」凌源乖巧的回答着,努力舔着男人巨大的肉棒。

  五个月过去了,又到了寒假。凌源已经习惯了被捆得动弹不得后被主人玩弄,操弄。

  主人专门改造了一个房间,里面是大大小小的木枷,专门用于捆绑他,甚至专门有个相册记录凌源被捆绑过的姿势。

  要知道凌源被捆起来之后,连自己的小便基本都是掌握在主人手里的。凌源后来渐渐的习惯了。秋千。主人把他的鼻子上挂上鼻勾,固定在项圈上,强迫他仰起头,大腿和腰部捆在一起,主人抓住他的腰上的绳子把他前后荡起来,一前一后站着两个主人,肉棒分别对着他的口和肉穴。

  吊灯。凌源双腿同样捆在腰上,双手被吊起,肉穴对着主人的肉棒,转起来的时候,凌源哭叫得格外凄惨。

  主人性起的时候会把他直接抱在身上玩。只是凌源的双手总是被捆起来的。
  主人会抱他会吻他,到不会让他试着自己支撑。

  寒假意味着新年,而跳了三回级下一年凌源就要高考了。

  「小乖乖会不会包饺子」云衡把凌源压在地上直接分开凌源的双腿,抬高凌源的臀部,从上到下穿刺着。

  这些日子,凌源的柔韧性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啊!~ 嗯!~ 主人啊~ 会~
轻些!~ 啊~ 要被操坏了!……啊!……」凌源呻吟着喘息着。

  「也会做饭了」云衡舒服的压着凌源的脚腕大力的操弄着。

  「会!啊~ 会!~ 太大了!……啊~ 」凌源轻轻皱着眉头,更加惹云衡怜爱。,
「最喜欢,把你,操到哭!」云衡又是猛的冲刺,凌源的声音中瞬间带上了哭腔。
  大年三十号,云雕牵着凌源去卖年货。「主人,喜不喜欢吃酥糖」凌源举着大桶的酥糖问男人。

  「你喜欢就放。」云雕温柔的看着凌源,「你主人我不缺钱。」

  然后云雕就看着凌源跑来跑去拿了一堆东西。低头一看竟然还有安全套。
  「小乖乖,你要是想试试这些一会儿我带你去专卖店买。」云雕将安全套丢了出去。

  「糖为什么还有专卖店」凌源不解的问。,云雕失笑,想来也是,凌源应该连安全套是什么都不知道吧。

  「这不是糖,是为了预防女人怀孕的东西。」云雕推着购物车看着凌源,「后面不疼了」

  「……疼」凌源低着头小声开口,「主人昨天太久了,小乖乖都昏过去了好几次。」,,云雕看着凌源手腕上不经意露出来青紫的捆绑痕迹,目光有些沉。
  「快去挑你要的吧,对联什么的都卖了」云雕推着车子带着凌源往装饰那边走。他们兄弟四个是从来不过年的,只是有了小乖乖之后,他们开始期盼家这个词,里面有小乖乖。

  买了年货之后,云雕带着凌源竟然真的去了情趣用品商店。云雕搂着凌源的腰身就进去了,凌源羞红着小脸,埋在他的胸口。

  「屌哥,您怎么带着嫂子来了」一个中等个子的青年男子热情的招呼着云雕。
  「有没有什么新货,新年也要给我的小乖乖换些花样了。」云雕轻笑开口。
  「新货都是些假阳具什么的,完全比不上屌哥你的东西,我也就不拿出来了。」
  青年男子解释着,「不过大型的木枷倒是多了几种,还有一些新鲜的捆法和姿势也已经准备好了。」,,凌源瞬间脸色有些苍白,几个主人昨天玩了那么久就是因为新的捆法。

  「有没有带内衬的手铐还有不会勒伤皮肤的绳子。」云雕抚摸着凌源的手腕。
  青年男子立刻就明白了云雕的意思,「屌哥您是不是没有把大嫂腰部的绳子也挂起来要是捆手的话最好把两条胳膊都缠上绳子再吊。一般短时间周期长草草玩的话没有关系,但是时间长的话最好还是送大嫂去拍个片子,腕骨很有可能裂了。脆弱的部分最好都不要单独受力,屌哥我再去给你拿点教程。」青年男子说着就去翻找东西。,云雕把凌源揽进怀里,轻轻揉着凌源的手腕。

  云雕又挑了些肠液,定了批保养的药汁和专治红肿青紫的药,然后直接带着凌源去了医院,全身都拍了片子。「屌哥,大嫂手腕曾经骨裂过,现在愈合的还不错。几乎没什么损伤了」云雕的一个小弟解释着。

  云雕这才放心的带着凌源回去了。

  几个男人只觉得这个年过的很温暖,很幸福,凌源包了饺子,做了几大碗,粉蒸肉小酥肉等等,还炖了大骨汤,红烧了一条鱼。

  这种感觉对他们来说很陌生,但是他们喜欢凌源陪着他们。,之后,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他们不再让凌源跪着走了,因为那样太慢。凌源开始负责他们的三餐还有下午茶点心水果。所有的原材料都会有人专门送上来。他们惊喜的发现凌源还会按摩,会给他们煮好喝的咖啡,泡茶,下棋。

  他们不再满足于凌源叫他们主人,反而更期待关系更密切更私密的称呼,老公。

  四年后。

  「老公!~ 啊……饶了我!~ 饶了我!~ 」凌源哭叫着,身体被固定在木枷
上,两根肉棒竟同时插进了他的肉穴。调教好的两只母狗正舔着他的脚趾。几个男人没有放弃他们这个喜好,只是不再玩这些母狗了,一般都是用道具调教。只有凌源才值得他们用肉棒调教。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