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娇妻守贞的代孕往事】(01-02)【作者:威带言】
【娇妻守贞的代孕往事】(01-02)【作者:威带言】
字数:1306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大概两年前,我因为挪用公款买学区房被停职,并勒令归还公司款项,加上罚款,一下子背上了150多万的债,而到手的学区房还处于不可交易期内,顿时让我如坠深渊,几近绝望,亲朋好友纷纷远离我,只有少数几个至交慷慨解囊,就算卖了车和房子,也还差将近100万。

  守贞天天往外跑,拉着脸到处帮我借钱,但依然无济于事。

  一个月后,离公司规定的还款期只有10天不到,我已经做好了被起诉的打算。就是这个时候守贞带回一个消息,代孕。

  起初我坚决不同意,可随着日子的临近,我慢慢犹疑害怕起来,最终在压力和守贞的劝解下,陪守贞去了一个代孕机构,可结果却再次让我失望,代孕一次最多也只有40万,还得是生男孩。好不容易升起的希望再次破灭,接下来几天我都醉的不省人事,听天由命。

  也许是天无绝人之路,还款前两天代孕机构打来电话,说有个客户对守贞特别满意,愿意出80万的代孕费,而且可以先付款。守贞高兴的拉着我去了。
  可事实是残酷的,对方竟然不是仅仅租借守贞的子宫完成代孕,而是要通过性交,让守贞怀上对方的孩子,我气的七窍生烟,可对方见了守贞后,表示更加满意,愿意出100万,不论生男生女。听到100万这个数字,我顿时哑口无言,要说完全不动心那是骗人的。

  可看到那个叫王京贵的中年男人看守贞的眼神,我怎么也不放心。守贞却明显动心了,不时的望向我,拉我的衣袖让我说话。王京贵的老婆邓慧芳察言观色,开始在一旁耐心的开释我的疑虑,她温和的态度让我略感安心。最后的一根稻草是公司打来的催债电话,这个电话一响守贞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在那张印着代孕契约的文件上签了名,当守贞把文件递给我时,我的手都是颤抖的,颤抖的签了!我多希望我那时候推掉那文件,可我没有,我签了。

  签完后,王京贵眼睛都亮了,手里抚摸着那份合约告诉我,这种合约虽然是非法的,不受法律保护,但它受到地下代孕组织的保护,说白了就是黑社会。说完还指着担保栏的一个印章给我看。我心都凉了,最后一丝丝的念想都没了。
  更让我难以接受的是,王京贵要把守贞留在自己家,理由是怕将来的孩子不是他的。

  我几乎是飞一般的走出王京贵的那栋豪华欧式别墅,因为我羞愧,无颜面对守贞,心里更隐隐的害怕自己会临时反悔。

  我不断安慰自己,多则半年,少则一月就有结果了。度过了这次危机,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然而这一切都是我的一厢情愿,见到王京贵看向守贞的眼神时我就应该明白的。

  最开始的几天,我几乎是数着日子过,盼着十天半个月守贞就能怀上。
  很快一个星期过去了,我没有守贞任何的消息,连她的电话都关机了,其他联系方式也是杳无音信,我很想看看她,却没有勇气,更没脸见她。但总算也有好消息传来,公司的处罚并没有想象的重,把我下放到分公司去了,老实说这没什么,下放反倒轻松些。

  我每天都忙碌着,不敢空闲下来。可事情却找上了门。

  距离签约后大概十天的样子,守贞突然给我打电话,说王京贵同意让她回家看看我。当时我不知道多高兴,特意请假提早下班,把里里外外打扫了个干净,换了套帅气的衣服。我想久别胜新婚果然没错,虽然不可以和守贞做爱,但她没生我气已经让我很满足了。

  我弄了整整一桌子菜,激动的在客厅走来走去。结果到了晚饭时间也不见人,打电话也不通,一直到深夜快12点的时候门铃才响起。

  守贞还是穿着离家那天穿的浅色连衣裙,不过却配了双崭新的白色高跟鞋,看起来很名贵的样子。王京贵穿着一身高档西装,嘴里一股酒气。

  「不好意思啊老公,来的路上突然有人找王先生,有事耽搁了。我怕你不高兴,上来看看,马上就得走。」守贞看着我一脸歉意。

  「要不住这儿算了,这么晚了,我喝了点酒,反正欧阳先生一个人住吧?」王京贵打了个嗝,看了看守贞,又望着我。

  「是啊,就我一个人。」我见到守贞高兴的什么都忘了,也不多想,就想留下守贞。守贞听了皱着眉,迟疑起来。

  王京贵见我答应了,二话没说就走了进来,守贞犹豫了一下,无奈的跟了进来。

  随便聊了几句王京贵就去洗澡了,剩下我和守贞坐在客厅。我心里有千言万语却不知道怎么开口,气氛一时有些僵。

  「老公,你以后会不会不要我……」守贞突然小声的问我。

  「不会!」我想都没想就说,「是我,对不起你,我……」

  「很快就过去了,我……他……也很……很努力。」守贞结结巴巴的想着合适的措辞,显得很拘谨。

  很快王京贵也出来,换守贞去洗了。

  此时我才真正感觉到事情不太对。我们家是一室一厅的,只有一个卧室。以王京贵的多疑,他一定会和守贞睡一起,三个人一起睡更是尴尬,只有我睡客厅,守贞和王京贵睡卧室。想到这里我瞬间失落起来。

  王京贵见我不说话就问起了我工作的事,我无精打采的应付着,答非所问。守贞出来后,王京贵起身拉着守贞就往卧室走,一点没把自己当外人的样子。
  守贞显得很拘谨,不知所措。我只好主动说睡沙发,心里暗暗后悔,不该留下守贞。

  一室一厅60平米的房子,沙发也就离卧室几步远,隔音也普普通通,卧室里面的动静基本听得差不多。刚躺下没多会儿,我就听见里面闹腾起来。

  「你干什么,我老公在外面呢!」守贞愤怒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
  「在外面怎么了?怀上最要紧!万一今晚就中了呢!」王京贵的声音响起,丝毫没减量,我差点奔起来冲进卧室去。

  「不行!你再闹,我去外面睡了。」守贞语气很坚决,这让我心里稍稍安慰了些。

  「行行行!出去我可不放心,嘿嘿。」王京贵说得很大声,像是告诉我一样。
  我心里憋屈的慌,到三点多还没有睡意,后悔的同时也在暗暗庆幸守贞毕竟考虑到我了,不然更尴尬。

  可就在困意慢慢袭来的时候,卧室再次传出守贞的声音,似乎王京贵不死心,又开始了,我暗想王京贵真不是个东西,这明显是从心打击我。可我对守贞有信心。

  但很快我的心就刺痛起来。王京贵小声说了句:「他睡着了。」之后没多久卧室的床垫就颤动起来,发出轻微的嘎吱声。

  我心里一阵阵的痛,我很清楚那声音代表着什么。守贞以为我睡着了,最后还是同意了。她同意了在我睡着了的情况下,在我们睡了五年的床上,接受那个男人的精液。

  火气上冲,我准备起身去敲门,提醒一下他,可一想到守贞到时候的尴尬,我迟疑了,我了解守贞。最终我还是忍住了。与其戳穿,不如让守贞以为睡着了的好。

  嘎吱……嘎吱……啪啪啪!

  卧室的床震越来越响,频率也越来越快,之后还有肉体撞击的声音,守贞和王京贵的喘息声也听的一清二楚。

  没多久随着守贞几声低吟,卧室里安静了下来。可我再也睡不着了,耳边尽是最后的那几声低吟,那明显是守贞的呻吟声。虽然只有短短几秒,但却让我难以忘却。有那么一丝丝销魂的感觉在里面。

  之后很长时间我都没再见守贞,也鼓不起勇气去看她,我隐隐在害怕着什么。
  再见到守贞已经是一个月后了。我还是止不住的高兴,也隐隐有着一丝难言的期待。那天外面下着瓢泼大雨,我下班回家,刚洗了个澡,想着守贞也许这个月就能怀上了,那一切就结束了,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我一定要好好赚钱,好好补偿守贞,带她去她想去的任何地方……

  很快我的幻想就被一阵急促的门铃声打断了。

  守贞俏生生的站在门外,粉色小西装外套,天蓝色紧身牛仔裤,粉色的小高跟,头发有些湿漉漉的,脸色微红。王京贵依旧一套崭新的高档西装。

  「雨太大了,附近连个高档酒店都没有,什么地段啊!」王京贵一见面就抱怨了一句。

  「这么大雨,车也没油了,回不去了,我就想上来看看你。」守贞低着头说。
  我仔细的端详守贞,发现她的肌肤比以前更白了,脸上也多了一种说不出的光晕。

  进门的时候,我发现守贞走路的姿势有些变了,大腿间的缝隙好像也大了些。但仔细再注意的时候又觉得没变化,好像是我的错觉。一定是很久没见到守贞了。
  守贞也被我看的脸红了,急急忙忙的进去洗澡了,洗完换了身家里常穿的碎花裙子。我们坐在沙发上,又是一阵沉默。

  「我好想你,老公,你怎么不去看我,我好怕,怕你会不要我了。你是不是……」守贞突然扑进我怀里,很伤心的样子。

  「不会!一定不会的!我实在是没脸……」我急忙搂住守贞,安慰她,守贞仰起脸吻住了我,香舌滑了进来,挑逗着我。我发现她的吻都变得比以前更诱人了。

  我激烈的回应着,手也很自然的摸着她的腰,慢慢的滑到臀上。好有弹性,而且变得很翘,腰臀之间的弧度明显不同了。我突然想到刚刚守贞进门的时候那个走路的姿势让我感觉哪里不对,现在总算明白了,是她的臀变得翘了。又联想到守贞大腿间的那条缝,我的手顺着臀滑了下去,我想用自己的双手证实一下。
  可刚往下动了动,守贞突然跳了起来,退到一边,脸上有些慌张,而后又觉得自己有些失态,支支吾吾的向我解释:「不能摸那儿,让他看到又要说两句,那人很小气的。」

  我正要说的时候,王京贵走了出来,笑嘻嘻的。之后三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王京贵丝毫不开眼的凑在附近,让我和守贞再没有说私话的机会。

  深夜的时候,再次剩我一个人躺在沙发上,似乎我才是个外人。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有心想出去避开,可外面下着大雨,我能去哪。而且我心里的某种期待感更强烈了。我暗暗骂自己,怎么可以这样呢。可这丝毫不能减弱心里的那种畸形的念想,反而更强烈了。

  和上次一样,刚进去守贞是不同意的。可到了凌晨三点多时,卧室里又有了动静,里面甚至传出了两人的低语声。很小声,几乎听不到。然后是被子翻动和有人起身穿衣的声音,之后很快再次没有了动静。我想难道是守贞要穿衣出来睡,逼得王京贵妥协了?

  我心里盼着真的是这样就好了,可事实很快就打碎了我的幻想。短暂的沉寂后,一声像是什么布被撕开的声音,接着守贞一声闷哼,两人的大战拉开了序幕。
  先响起的依然是床垫震动的声音,不同的是,这一次很快就有了守贞的娇喘声,细声细气的,时低时高,悦耳之极。

  守贞也会呻吟了吗?她从来也不敢叫出来,只会用喘息来释放快感,只有高潮时偶尔会呻吟几声,事后还害羞不已。可现在,在另一个男人的胯下,只是几分钟。

  我的心很痛,但也跳的也很快,下体的反应实实在在,我一边在心里咒骂着自己,一边不争气的被那种莫名的兴奋折磨着。

  我把头埋在沙发的角落,盼着这声音快点结束。可惜事与愿违,床垫的震动声越来越响,也越来越频密,守贞的呻吟越来越诱人,隐藏在呻吟中的那丝销魂感越来越明显。

  「嗯呀……嗯呀……」

  我的肉棒坚硬似铁,小腹里面像有火熊熊燃烧。

  很快守贞的呻吟变得很尖细,更有穿透力了。

  「要来了?」王京贵虽然压低着声音说话,但毕竟在做运动中,也可能是故意的,我还是能听个大概。

  「呀!啊……啊!呜呜呜……」守贞突然呀的一声,急促的呻吟起来,我知道她高潮了。而后大概是怕吵醒我,用被子捂住了嘴。

  「啪啪啪!」床垫颤动的声音已经比不上两人肉体的撞击声。

  风平浪静,两人耳语声再次响起,我的泪水啪啦啪啦的流下来。

  那种高潮的淫叫声像一根根无形的针刺进我的心口。是守贞的叫声,那个端庄贤惠,动不动就会羞红脸的守贞,她叫床了。守贞会叫床,我不敢相信,却不能不信。

  不一会儿,那种啪啪啪的声音再次响起,直到守贞再一次尖叫起来的时候,王京贵也吼了一声,卧室彻底静了下来。

  这一次,直到我听到王京贵那一声吼叫,我才意识到,守贞被内射了,这时候小穴里塞满了别的男人的精液。我胸腔闷得慌,快要闯不上气。裤裆已经一片狼藉。我小心褪下内裤,擦拭干净,扔到脚底,裤裆里凉凉的,心里更凉。
  第二天我是被守贞叫醒的,她给我做了早饭,叫我趁热吃。她身上换了件白色的长裙,还是那双粉色的小高跟,就像平时叫我起来吃饭一样,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回到了正常的日子。可当我看到她身后的王京贵时,顿时感觉美梦破碎了一样,昨晚那刺耳的啪啪声和守贞美妙的呻吟都把我打入了冰窖中,甚至脑海中都出现了守贞和王京贵赤身露体交合的场面。

  守贞突然低下头亲了我一下:「等着我,老公,我爱你!」

  说完像个害羞的小女孩一样跑走了,王京贵跟了上去,等守贞开门出去了,才回过头来神秘的笑了笑,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门。我心里又是一痛,就好像和守贞永别了一样。

  「会好的!会好吗?」我摸了摸脸上被守贞亲过的地方,那里还有淡淡的唇膏味。

  我走到窗边,虽然是背阴一面的房子,却刚好可以看到小区停车位,很快我就找到了上次王京贵开得那辆法拉利。

  王京贵搂着守贞的腰,走向他的座驾,大手几次不规矩的往守贞的臀上摸。我看不下去,几次走开,最后还是忍不住目送守贞上了王京贵的座驾,在发动机的轰鸣声中,渐渐远去。车开出小区很远后,隐约间我看到守贞把一个袋子丢进了小区外面的一个垃圾桶。

  什么垃圾非要扔到那么远。我马上随便换了件外套,鬼使神差的往那个垃圾桶跑去,然后再鬼鬼祟祟的跑回来。

  是家里的一个旧背包,里面的东西没什么重量,但我心里却沉甸甸的,手都是冰凉的。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件床单,是最近一直在用的。大概是昨晚弄脏了。想起昨晚的事,我好奇的打开,里面竟然还裹着一条肉色的丝袜。最显眼的还是裆部,那里明显有一个大洞,明显是撕开的,我马上想到了昨晚那声撕布声。此外更让我不敢相信的是,那条丝袜整个裆部是湿的!湿渍一直延伸到膝盖部分!我心直往下沉,再看床单,中间的地方也有两处湿了,每处都有巴掌大。

  我颓然坐在沙发上,心乱如麻。心里不敢相信,但我知道那些湿渍是什么,更让我在意的是,传教士的体位,就算守贞流的水再多,也不可能顺着大腿一直流到膝盖。

  而且昨晚守贞进卧室前并没有穿丝袜。那也就是说,昨晚的穿衣服声,是守贞坐起来穿丝袜的,我竟然还以为是守贞要穿衣服出来和我睡。原来那个时候守贞已经答应了和王京贵做爱,还特意穿上了丝袜做,更甚者,还是被从后面插入了。在自己家里,而我就在外面睡着……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守贞已经愿意主动穿上丝袜,让王京贵从后面进入她……

  守贞怎么了……还是我的那个守贞吗……

                第二章

  自从上次守贞和王京贵在家里做了之后,我心痛的同时,那种莫名的兴奋感也一直萦绕着我,脑海里关于守贞和王京贵在床上的想象挥之不去。王京贵到底怎么样挑逗守贞,让一向矜持的守贞流了那么大两摊的液体,还愿意穿着丝袜和他做?一向只会传教士体位的守贞是不是已经在王京贵胯下迎合,甚至,甚至和王京贵用了新的体位。我不敢想象,却控制不住的去想。

  终于我在网上买了个无线针孔摄像头,小心的装在卧室不起眼的地方,对着床,然后小心的掩饰起来。

  可守贞和王京贵一直没有来,我的想法也日渐淡去,摄像头被我收了起来。结果第二天王京贵和守贞就来了。

  那天我回来的很晚。到家时,守贞正坐在沙发上发呆,我走近了,她才认出我。

  守贞换了套职业装,右腿悠闲的搭在左腿上,标准的职业女性坐姿。黑色丝袜配着黑色高跟鞋,让她的腿显得既长又丰满,尤其是大腿,看着就丰腴而有弹性。修身的白衬衫很好的凸显了守贞的胸器,衬衫已经解开了两粒扣子,一条深沟和露出来的半边弧度格外诱人,加上胸罩露出来的蕾丝花边,性感异常。守贞看到我,立马起身给了我个拥抱,胸前的两团肉挤在我的胸前。她说王京贵带她参加了个高级会计师的交流会,她想认识些人,代孕结束后方便找工作,到时候和我一起赚钱。

  很久没见过守贞穿职业装,加上胸部传来的阵阵蚀骨销魂的异样感,我再也控制不住,激动的吻上守贞的唇,柔软而香甜。手也自然的抚摸着她的臀。
  一声咳嗽传来,王京贵从洗手间出来,裹着白色的浴巾,下体凸起一个大帐篷。

  「接吻不会影响怀孕吧?」我心里有气,说话没跟他客气。

  「呵呵,我只是提醒你们不要擦枪走火!这几天是守贞的危险期,到时候万一生下了你的孩子,还得再生一次。」王京贵阴阳怪气的说。

  我正要反驳,守贞拉了拉我才说:「我们有分寸。」说完又亲了我一口。
  王京贵摊了摊手,然后说:「十一点了,准备休息吧。哦,对了!今天可能不得已要在你这里办事,医生说这几天怀上的机会大。」

  守贞的脸马上变得通红,偷偷瞄了我几眼说:「我老公在这呢。」

  「又不是没做过。」王京贵又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我猜想他肯定察觉到上次我没睡着。

  「你胡说什么!」守贞吓的急忙反驳。

  「要想快点怀上,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嘛。保不准就是今天晚上。希望欧阳先生理解。」王京贵不慌不忙的走过来,拉住守贞的手要往卧室走。

  「我要和我老公说会儿话,你先去吧。」守贞甩开王京贵的手,往我身边靠了靠。

  「很晚了!那行,我等会儿吧。」王京贵本要继续拉守贞,看她生气了,马上改口,然后自顾自的坐到了沙发上。

  我们三人僵持了一会儿,守贞给了我个灼热的吻,才向卧室走去。那条包臀的职业裙完美的衬托出守贞的臀部,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突然发现守贞的臀部似乎更翘了,王京贵的视线也盯着守贞的臀,嘿嘿笑了笑,跟了进去,啪的一声关上了门。

  我突然觉得,我变成了多余的人,他们才是夫妻,心里一阵阵悲凉。我暗暗发誓一定更卖力工作,再也不为钱而烦恼。

  半夜的时候,守贞的呻吟和肉体撞击声再次传出来,比上一次更加大声,我甚至能听到守贞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高潮时的叫声更是让我销魂难忘。

  之后守贞很长时间都没再来过,估计是怕刺激我。我把重新装好的摄像头再次拆下来,然后狠狠的砸到地上,不知弹到哪里去了。也没继续理会,也许是渐渐适应了这件事,我没有再疯狂的幻想那些守贞的不堪画面,再次埋头工作,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赚钱,越多越好。

  忙碌几乎让我把一切烦恼都忘了。又是一个月后,我回到家再次看到守贞,她刚从洗手间出来,依旧是职业装打扮,她说最近很想我,回来看看,让我别光顾着忙,要注意身体。厨房给我煲了粥。然后就慌慌张张的走了。

  我看到守贞那红扑扑的脸蛋儿和王京贵脸上得意的表情,再看到守贞包臀裙下隐约露出的一片湿渍,傻子也知道他们刚刚在干什么。

  我在窗前再次目送着两人离开,我发现守贞的臀部更挺了,腰臀处的弧度越发迷人,我几乎肯定守贞被后入过了,而且次数不会少。以前听人说起过,经常被后入的女人怎么怎么样。我当时听了后,曾经千方百计的想让守贞试试,她怎么也不同意,说那样太淫荡,可现在……

  我颓然坐在沙发上,发起了呆。准备换拖鞋的时候,想起王京贵穿过那双,就从鞋架上准备换一双。脚伸进去的时候,踢到了什么东西,倒出来一看,是那个被我扔掉的摄像头。我愣了半晌,发现它丝毫没坏。那么它应该拍到了什么。至少应该拍到他们什么时候来的。

  我取出里面的记忆卡,插到笔记本上。打开今天的录像发现拍到的角度比想象的要大,几乎能拍到整个客厅。难怪那么多人用这玩意儿。

  我拖动进度条,到下午6点的时候,我在客厅看到了守贞的身影。我往回拖动,大概五点半守贞进了家门,后面并没有跟着王京贵。依旧是职业装,看来守贞是真的想重操旧业了。她脱掉外套,把头发束成一个高马尾,衬衣上面的几个扣子解开,撸起袖子,把洗手间和卧室收拾一番,旧衣服洗了。一直忙到晚上七点,才看了看表,进了厨房。

  没多久,王京贵开门走了进来,守贞叫了声老公,发现是王京贵,便没再说话。

  「这老公叫的我好受用。」王京贵换了双拖鞋,起身进了厨房。

  「你不是我老公!」守贞头也没回,继续忙碌。

  王京贵从身后搂上守贞,下体贴上守贞的臀,轻轻摩擦着。

  「别这样,我要做饭,而且我老公快回来了。」守贞拍掉王京贵的手,挪到了一边。

  「他暂时回不来,在和客户吃饭呢,听说要谈成一笔大生意了。」王京贵不依不饶,继续跟上搂住守贞。

  「别这样。你怎么知道我老公在干什么?」守贞扭捏着,但始终没能再挣出王京贵的怀抱。

  「你忘了,是你求我保的他,不然处罚怎么可能怎么轻。我现在知道他的动向有什么奇怪。」王京贵继续搂住守贞,然后打了个电话,让给让守贞听,「现在信了吧。」

  「那也等一等我做完饭吧。」守贞的语气明显软化了。

  「煲个粥就好了嘛,而且这周一直在忙,我们都没好好干一次,我都硬得不行了,你摸摸。」王京贵拉着守贞的手按在自己的裤裆部。

  「我管你!」守贞甩开王京贵的手,轻骂了一句。

  「我就不信你不想要。」王京贵两手抚上守贞的翘臀,轻轻的摩挲着,渐渐滑到穿黑丝袜的大腿上,不急不躁,耐心的抚摸,像对待什么宝贝一样。

  守贞还是来回忙碌着,但已经把切菜板收了起来,拿出一个电饭煲,明显准备煲粥了。

  「啊!你干什么!」守贞一声惊呼,原来裙子被脱了,里面竟然是开裆的,而且没有穿内裤,浑圆的翘臀露了出来,在开裆丝袜的衬托下,雪白雪白的。王京贵蹲下来,双手在守贞的臀部和大腿内侧抚摸,打转。这时我注意到守贞的大腿间真的裂开了条缝隙,在丝袜紧紧的包裹下,那条缝隙看起来真的好大,而且很诱人,让人有种插进去的冲动。

  「你煲你的粥,我摸我的臀。你抓点紧,都湿了,很想要了吧?」

  守贞真的加快了手上的速度,王京贵摸了一会儿后,站起身来,三两下解开腰带,西裤哗啦一声滑到了地上,他没在意,内裤往下一拉,下体已经和守贞赤裸相对。

  「这儿不行。等下去房里。」守贞扭着诱人的肉臀躲着王京贵的插入。
  「我一个电话就可以让你老公的这笔生意黄了,你信不信。」王京贵一边继续找门户一边漫不经心的说。

  我怒从心起,突然有些理解守贞的变化,只怕有很多时候是因为我而妥协的。
  果然王京贵这么一说,守贞没有再反抗,继续忙着往电饭煲里面加东西。王京贵顺利的从后面插入。

  守贞一声闷哼,手上的一个罐子掉到了厨台上,一路滚到地上,掉到守贞脚上,黑色的丝袜和高跟鞋被染上一片白粉。

  「嗯啊……有点痛!」

  从镜头看过去,守贞上半身被王京贵高大的身影盖住,只看到两条黑丝长腿并拢着,因为高跟鞋站不稳而被干的一晃一晃的。大腿根部诱人的缝隙间,王京贵的肉棒进出着。

  很快守贞便嗯嗯嗯的低声呻吟起来起来,两条黑丝长腿扭动着。

  啪啪啪啪啪!王京贵猛烈的抽插,很快就让守贞支撑不住了,直接踢掉了高跟鞋,上身趴在了厨台上,涂了粉色指甲油的手指紧紧抓着边沿。

  「受不了了吧,这么快就兴奋了,刚刚还和我装。」王京贵嘿嘿笑着,手掌啪啪拍了守贞臀部几下。守贞的却没有反驳,叫声反而更加大了起来。

  不到两分钟,守贞在王京贵的一轮攻势下高潮了。两条黑丝长腿抖颤了几下,高高束起的马尾搭在王京贵的左臂上。

  「快点忙完,我们好好干一次。」王京贵没有拔出家伙,很明显他并没有射,他轻轻摆着臀部,手掌探到前面抚摸着守贞的小腹。

  守贞手上忙碌着,下体不堪忍受,长腿来回扭动着,两分钟不到就把电饭煲的盖子盖上了,调了时间。几乎是同时王京贵掐住守贞的膝盖窝把她整个抱了起来,从厨房走出。

  守贞的阴部一览无遗。那里一片狼藉,大腿和臀部的丝袜已经湿了大片,阴毛也像是浸过水一样,湿漉漉的。粉红色的小穴外翻着,里面紧紧塞着一根黝黑粗壮的肉棒,下面吊着的阴囊上全是水渍。

  这真的是守贞吗?虽然我见到那天捡回来的丝袜和床单上面的水渍,已经心里有些底了,但亲眼见到这样淫糜的景象出现在守贞身上还是难以接受。

  「不要,不要这样,我不习惯。」守贞哀求着。

  「下面又开始出水了,明明很兴奋,还说不要。」王京贵挺动肉棒插了几下,咕叽咕叽几声,守贞粉嫩的小穴马上就有水流出。

  「到房间去吧。」守贞再次哀求。

  「房间那么小,在沙发上吧,还没试过你家的沙发呢!」王京贵不管守贞说什么,自顾自在沙发上坐下,放开守贞的双腿,让守贞坐在他腿上,双手解开守贞衬衫扣子,熟练的把胸罩推上去,雪白的胸部被一双长着稀疏体毛的大手握住,揉捏着。

  「快点吧,你不想真等你老公回来吧。」王京贵扭过守贞半边身子,低头舔弄她粉色的早已坚硬的乳头。

  守贞迟疑了一下,竟开始自己动了起来,丰满的臀部前后挺动着,动作看着有些生涩,,不自然,但却很诱人。那个一直不敢开着灯做爱,几年都只用一个体位和我爱爱的守贞,现在就在客厅大灯的笼罩下,坐在一个男人的大腿上,自己摇动着,那盈盈一握的小腰像蛇一样扭摆着,小穴里丝丝缕缕的透明液体往外溢出。从衬衫里跳出来的那个雪白的肉球被王京贵的大手掌控着,粉色的凸起上面沾满了王京贵的口水。

  这就是两人做爱的景象。

  我啪一声关掉了影像,守贞已经变成这样了吗?那个不敢开灯做爱,万年传教士的守贞。

  很快我便忍不住再次打开了视频。

  潮红的脸蛋,诱人的呻吟喘息,小穴溢出来的淫水,都在暴露着守贞的欲望,她刚开始也许真的不情愿,也许真的是被王京贵威胁了。可现在,她正在享受着王京贵带给她的快感。

  守贞的臀部的动作不断加快,可以想象她的快感再一次累积起来,要到爆发的边缘了。

  「技术越来越好了,又快了吧,这次送你上云端。」王京贵把守贞侧身放倒,把她两腿按到胸前,臀部高高的抬了起来,粗大的肉棒对准守贞的小穴,先在外面摩擦了几下,才大力冲进里面。到此时我才真正看清王京贵的东西,真的很大,而且很长,难怪有人用第三条腿来形容男人的家伙。

  守贞的臀部被彻底抬离沙发,小穴清楚的暴露出来,王京贵的肉棒在那里进进出出,带出一股股的淫水。这次没有啪啪啪的声音,有的只是骨头碰撞的声音和守贞哮喘般的叫床声。

  守贞的头部窝在沙发的沿上,小嘴大张着,光洁的额头密密麻麻的布满汗珠,高高束起的马尾,从沙发一边垂了下来,胸部的肉球被自己的腿压着,洁白纤细的手指紧抓着沙发,粉红色的指甲闪闪发亮。

  「啊!啊!啊!」

  我第一次听到守贞这么叫,是从喉咙里发出来的,下体噗呲噗呲的往外溅出淫水。

  「你里面最敏感,想要享受上天的感觉,就离不开大鸡巴。离开你老公,跟我吧,我娶你!」王京贵大力的抽插着守贞,看着镜头气喘吁吁的说。

  「我……爱的……是……我老公!」守贞艰难的说出一句。

  「都让我干高潮多少次了,还爱你老公。你老公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吗?」
  「我爱我老公……」

  守贞一直念叨着。

  「我才是你老公!换后面,我要冲刺了!」王京贵猛干几下后,把守贞翻过来,守贞衬衫下摆都是湿的,小穴那里像冲过水一样。

  守贞不假思索的就跪在了沙发上,用手把住沙发沿,把腰部塌下,臀部撅起,动作是那么熟练,我虽然知道守贞已经不止一次被后入了,可看到这样的景象,还是一阵难过,泪水不由的滑出了眼眶。

  王京贵把着守贞的腰,从后面进入,毫不客气的开始频密的抽插。干的守贞一阵乱颤,胸前的两个白嫩大肉球前后晃动着,撅起来的雪臀上湿漉漉的,唯一撕开的口子处,白花花的大腿根部也满是水渍,此时还在顺着大腿内侧往下流,小穴被肉棒撑得满满的,粉红色的嫩肉被一次次翻出来,再干进去。

  「呀!啊!啊啊!」

  守贞尖叫一声,上身软在沙发上,双手死死抱住沙发沿,两个肉球在被挤得变了形,臀部更加的翘起,迎接着王京贵最后的发射。

  「宝贝!舒服吗?嫁给我吧。我们多合拍,我老婆说了,愿意离婚,把证给你。」王京贵趴在守贞背上,亲吻着,舌尖滑动着。

  守贞没有说话,身子瘫软在沙发上,身体抽动着……

  王京贵心满意足的拔出肉棒,抓起茶几上的抽纸小心翼翼的把肉棒清理干净,然后手指开始抚摸守贞的小穴,小心翼翼的掰开,乳白色的精液缓缓从里面流了出来,滴在了沙发上,聚成一小滩。

  半晌后守贞坐起身,简单的清理了下,就走向厨房。

  我看着视频上的时间码,整整40分钟。我发着呆,看着没有收拾的那滩精液和守贞脱落的胸罩。

  守贞看了眼电饭煲,穿起裙子,捡起王京贵的裤子丢给她,一言不发的把厨房和沙发认真清理了一遍,然后进了洗手间。

  没多久我开门走了进来……

  看着视频里面守贞落荒而逃的样子和王京贵得意的表情,我知道我必须做些什么了,否则我的婚姻,我挚爱的守贞都将离我而去。

  我点了支烟,在烟雾缭绕中思考着。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